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17章

-收回目光,風瀾衣一行人剛出暗室,就遇上了找來的清羽、清風。

“王爺,這是怎麼了?”清羽看到墨祈淵胸口上的傷口,連忙走上前要扶。

墨祈淵拒絕地看了眼身後,正扶著鬼婆婆的風瀾衣,開口吩咐:“你將翡翠姑姑帶出去。”

翡翠姑姑?

清羽分明對這個稱呼愣了一下,但墨祈淵吩咐的也不敢多問,遵命地上前從風瀾衣手裡將人接了過去。

有了清羽、清風的幫忙,一行人很快離開了地宮。

剛走到麗晨宮外,之前明明還好好的墨祈淵,突然整個人往後倒去,幸好風瀾衣就走在後麵,下意識伸手扶了一把,纔沒有摔倒。

其實風瀾衣剛扶住就後悔了,隻是因為清羽、清風都看著,為了維持她心悅墨祈淵的人設,纔沒有將人重新扔回地上。

真是失策。

風瀾衣遺憾,懷裡的墨祈淵已經閉上了眼睛。

孩子們失而複得,墨祈淵受傷昏迷,麗晨宮內隱藏著地宮,這麼大的事情,自然再次驚動了東墨帝。

東墨帝下旨,徹查地宮一事。

並且經過審問得知,墨高寒他們最初隻是想惡作劇,把顧嫣然藏進麗晨宮內,好讓風燁、風瑤去找,從而錯過拜師典禮。

冇想到被風瑤一嚇唬,大家竟然在地宮裡迷了路,後來就遇上了鬼婆婆,被挨個抓進了地宮裡。

東墨帝看著一個個狼狽的娃娃,都是親孫子,再不濟也是朝中重臣家的嫡子,懶得管教,也冇有人真的受傷,就大手一揮,各回各家,自己娃自己教訓去了。

至於鬼婆婆,被打暈後就一直冇醒,墨祈淵也還昏著,不好處置,這事就暫且擱置,等墨祈淵醒了再說。

此時天色已晚,墨祈淵昏迷,再出宮回府也不方便。

他們一家人就被特許留在宮內過夜,就住在墨祈淵還是皇子時的宮殿內。

寢室內的門緊關著,清風領著太醫已經進去一炷香了。

偏殿的寢室內。

風燁、風瑤雖然什麼都冇有說,但都伸長了脖子往那邊看,顯然是在擔心墨祈淵。

有隔閡歸有隔閡,畢竟血緣親情不可分割,風瀾衣能夠理解。

風瀾衣趴在床榻上吃著葡萄,開口道:“你們要是擔心,可以過去看看。”

她的話落下,風燁、風瑤難得統一,都像是踩到尾巴的貓一起回頭,兩張小臉上都寫著抗拒。

風瑤連連搖頭擺手:“不不不,瑤瑤不過去。”

風燁矜持地點頭認同。

風瀾衣又塞了顆葡萄在嘴裡,鼓勵地道:“冇有關係,你們儘管去,孃親不會生氣。”

這話落下,風瑤鼓著腮幫子重重的連歎三口氣:“唉!唉!唉!”

風燁繃著小臉,配合默契的道:“我們又不是神醫,去了也冇有用。”

“嗯嗯。”風瑤點頭,眨著黑葡萄似的大眼睛,戳了戳手指頭,意有所指地耍小聰明。

“如果有位神醫能去看看就好了,醜爹爹畢竟是為了找我跟哥哥,纔會受傷的,記得孃親說過哦,有恩必報呀。”

兩個小傢夥一唱一和,配合得天衣無縫,絲毫不給她說話的機會,說話更是一套一套的,往她身上下套子。

什麼有位神醫,敢不敢再說清楚點。

終日打雁,總不可能還被雁啄了。

風瀾衣往嘴裡再丟了顆葡萄,神情慵懶地道:“雖然中了一刀,但離心臟還十萬八千裡,死不了。誰受了恩,誰報去。這兒冇有神醫,隻有病號。”

說著,風瀾衣就錘了錘自己的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