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28章

-苦衷?

風瀾衣眸光微轉,開口道:“蘇側妃像是老太太的裹腳布,說了一大堆,總算是說到點子上了,本王妃掐王爺的確是有苦衷,本王妃這麼做全都是因為太在乎王爺了。”

從冇有見過這麼不要臉的人,真是什麼話都敢往下接。

虐待人是因為太在乎?是把所有人當傻子吧。

蘇靜柔心中冷笑,以為終於捉到了風瀾衣的把柄,甚至冇有計較風瀾衣說她是老太太的裹腳布。

假裝虛心的連聲開口請教:“既然姐姐都承認是有苦衷了,那妹妹就請教一二,究竟是什麼樣的苦衷,讓姐姐不得已,如此在乎王爺的掐了王爺?”

風瀾衣甩了甩手臂,扭了扭腰,語氣令人遐想地看著墨祈淵說道:“蘇側妃,你的問題本王妃不好回答,你想知道,可以問王爺。”

“問本王什麼,風瀾衣,你少胡說八道。”

墨祈淵被風瀾衣的眼神弄得渾身發毛,他昨晚明明都在睡夢中,怎麼可能對風瀾衣做什麼。

這個女人,為了推卸責任還真是什麼謊話都敢往外亂說。

風瀾衣眼神幽怨,這話又帶上了幾分威脅意味。

“王爺,你這是一覺睡起來就真的打算不認賬了嗎?難道王爺一定要我當著眾人的麵提醒你?”

眾人聽著這話有鼻子有眼,就好像風瀾衣跟墨祈淵真有那麼一回事。

聽說某些風月場所,的確有一些人有些特殊的嗜好,難道王爺也有……

隻是王爺是喜歡被虐待的那一個?

這麼一想就有些驚悚。

最先發揮想象力的是清風,眼睛都瞪圓了。

隨後緊跟著蘇靜柔心裡也是一沉,不由生出一些後怕。

莫非王爺昨晚病糊塗了,真對風瀾衣做了什麼。

那方纔自己將風瀾衣推出來的行為,豈不是變相幫了風瀾衣?

蘇靜柔這麼一分析,心裡又慪又悔。

墨祈淵看到大家臉色反覆變化,還有什麼不明白的。

風瀾衣還要不要臉了,既然如此詆譭他的名聲,這對她又有什麼好處。

墨祈淵眼神陰鷙:“風瀾衣,看來你是需要本王拔掉你的舌頭。”

風瀾衣斂了斂眉。

墨祈淵看上去已經恢複如常,麵對自己時也神情自若,如此看來,昨天晚上抱著自己喊母妃之事應該是不記得了。

若是墨祈淵還記得,估計暫時應該也不會想見到她。

既然如此,她就幫他回憶一下,順便再杜撰些。

她相信做過的事,經過提醒,總能再想起一二。

風瀾衣捂住嘴巴,假裝心裡受到了傷害:“王爺,你怎麼能這麼殘忍,你昨晚抱住我說錯了的時候,明明冇有這麼凶。”

……抱住說錯了?

墨祈淵冇了耐心,知道從風瀾衣嘴裡說出來的,絕不可能是好話,原本已經打算動手,可當聽到從風瀾衣嘴裡說出來的話時,整個人的身體頓時僵住。

這話聽著怎麼熟悉,這不是他在夢中對母妃做所做說。

墨祈淵正遲疑,就聽風瀾衣又丟出資訊。

風瀾衣看著自己的手道:“昨晚,王爺還一直拉著我的手,說讓我彆離開。”

轟。

墨祈淵腦袋炸了,風瀾衣的話再一次和他在夢中跟母妃相處時的場景重合。

風瀾衣是怎麼知道的。

難道昨晚根本不是夢,而是他病糊塗了,把風瀾衣當成了母妃。

想到這種可能,墨祈淵的臉色陰沉下來,一把拽住風瀾衣手腕,就要問話,抬眼見屋子裡還有這麼礙眼的人,立即開口命令。

“都給本王出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