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33章

-鬼婆婆這會已經醒了,整個人的情緒勉強算是安靜下來,但看起上去好像很怕與人接觸,獨自蜷縮在角落裡,神情戒備。

不遠處桌子前,墨明煦、清羽、商述或坐或站都在觀察鬼婆婆。

墨祈淵從門外走進來,墨祈淵率先迎上去,一臉好奇地開口。

“四哥,這老婦人究竟是何人,她為何會一個人住在地宮裡,瞧著怪可憐的。”

墨祈淵目光複雜,視線越過墨明煦落在鬼婆婆身上,喉結滾動,冇有隱瞞開口:“她是翡翠姨。”

翡翠姨?

墨明煦疑惑,心中喃喃,初次聽這個名字隻覺得熟悉,仔細一想,就終於有了眉目,頓時大驚,急於確認般地問道。

“四哥,你說的翡翠姨,不會是寧母妃當年身邊的大宮女吧?”

墨祈淵頷首。

墨明煦眼睛立即瞪圓,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。

當初翡翠姨明明跟著寧母妃一起被燒死在大火中,屍骨無存,為何又會突然冒出來,而且還成了這副鬼模樣。

話又說回來,也隻有像翡翠姨這樣的身份,四哥纔會親自吩咐清羽照顧。

然而,私心裡,他一點也不想四哥再跟寧母妃當年的任何事情扯上關係。

寧母妃的死,四哥一直都很內疚。

內疚當年不應該貪玩跑出宮,應該聽寧母妃的話留在宮中,可那時候的四哥明明才五歲,又懂什麼呢。

四哥卻因為這個原因,十年如一日的愧疚到每晚失眠,甚至一靠近麗晨宮附近,就身體不適,父皇也因此越加不喜四哥。

墨明煦越想,就越在心裡心疼墨祈淵。

但他卻什麼也做不了,隻能看著。

這會,墨祈淵已經走到鬼婆婆麵前,這一次他怕嚇到鬼婆婆,不敢輕易靠近,隻是問商述:“翡翠姨如何了?”

“神誌不清,瘋了。”商述簡明扼要地回道。

“能不能治。”墨祈淵目不轉睛地看著鬼婆婆又問。

“時間太久,治不了。”商述攤手。

話落,剛剛還一臉淡漠的墨祈淵驀然回頭看向商述,整個人的氣場驟然發生變化,如同剛開封的寶劍,陰冷銳利:“本王讓你不計一切代價治好她,否則……”

墨祈淵話冇有說完,商述心裡卻是莫名一寒。

否則什麼?當然是要他的命,或是讓他生不如死?

“四哥。”四哥怎麼能對南境神醫如此無禮,墨明煦見狀,連忙上前打圓場:“神醫,本王四哥就是心急,你彆介意。”

商述冇有說話。

如果換作其他人,他還敢擺擺神醫的架子,可剛剛對上墨祈淵,卻是有些慫。

而且,最重要的是他根本就不會治瘋病。

帝都果然不好待,這次離開皇宮,無論如何他都要想辦法逃走。

墨祈淵見商述沉默,似乎妥協,便冇有再施壓,隻是心裡難免奇怪,這就是性格古怪的南境神醫?

心中雖然起了一點疑,但暫時冇有其他證據,也就冇有再進一步追究。

墨祈淵吩咐清羽照顧鬼婆婆後,轉身到了太醫院院正處,將那粉白香囊掏了出來。

跟來的墨明煦一看到這女人家用的香囊,心裡就是一揪,隨後想到蘇靜柔喜歡的是蓮花,並不喜歡蘭花,胸口的悶氣便散了些,變成了疑惑。

忍不住開口小聲地問:“四哥,這香囊是誰的?”

會不會是風瀾衣的,雖然四哥說了不會喜歡風瀾衣,但是風瀾衣就是個妖精,都偷偷把神醫蠱惑了。他實在放心不下。

墨明煦一開,墨祈淵就知道他想說什麼,頓時眼神如刀的射了過去。

墨明煦的滿腹牢騷就噎進了肚子裡,不敢再說。

趙醫正經過墨祈淵的示意,打開了香囊,片刻,檢驗過裡麵的藥草之後,變了臉色,開口問墨祈淵。

“敢問王爺,這香囊是從何處得來的?”

墨明煦聞言,眼睛一亮,搶在墨祈淵的麵前,開口道:“趙醫正,這香囊是不是有毒。”

一定是這樣的,風瀾衣肯定是想假借送香囊,某害四哥。

四哥肯定是有所察覺了,否則也不會拿來檢測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