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50章

-“嗬,寧遠侯府的人都被你得罪光了,你還要賞?”墨祈淵磨了磨後槽牙,聲音壓低地說道。

風瀾衣表情僵了僵,雖然這是事實,但她絕不可能承認,眸色動了動,立即就有了主意,理所當然地道。

“王爺這樣說,就真的很傷人。我到底給王爺挽回了麵子不是,你看假神醫的事,我都把責任全推到六王爺身上了。”

“嗬——你的意思是,本王還要謝謝你?”墨祈淵覺得可笑。

風瀾衣從善如流地點頭:“王爺心中有數就好。”

有數,有數個大頭鬼。墨祈淵冷嗤一聲,唇邊冷笑擴大,一雙犀利如鷹般的眼眸,早將風瀾衣看透。

他聲音幽幽地道:“本王的王妃為達目的,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,什麼臉都敢不要。把責任推到老六身上,你敢說,不是故意在對老六打擊報複?”

嗬嗬,這狗男人眼睛真毒。風瀾衣嘴角抽了抽,表情尷尬,就聽墨祈淵聲音冰冷地繼續處刑。

“你既然認識南境神醫,為何去寧遠侯府之前不說,偏偏等到今日才說,本王會丟麵子,還不是因為你。再者,你早有治療顧老夫人的藥,為何要偷偷摸摸給顧嫣然,究竟又在隱瞞什麼?”

墨祈淵說到這裡,眼眸越加地犀利充滿威脅。腦海裡,突然閃過風燁之前說過的話,風瀾衣就是南竟神醫,莫非……

所有的漏洞集中在一起,墨祈淵心中升起一個念頭,這個念頭剛升起,還冇有開口,就聽風瀾衣一臉無奈地道。

“王爺啊,真不是我有意瞞你,實在是南境神醫早有叮囑,不許向任何人暴露他的行蹤,我要是得罪了他,以後有個大病小病,還如何找神醫醫治。王爺,我這樣做也是為了你好。”

“還能為本王好?”墨祈淵沉著臉,想看看風瀾衣又有什麼歪理。

就見風瀾衣點了點頭,眼裡全是討好,眼角的得意壓也壓不住。

“當然,王爺也是我夫君啊,你既是我夫君,神醫自然也會醫你。唉……倘若不是如此,認識南境神醫,這麼有麵子的事情,我早就昭告天下了。”

說著,風瀾衣遺憾起來。

一臉失落的模樣,看起來倒不像作偽,墨祈淵眉稍微動。

風瀾衣一向心機深沉狡詐,她的話不可信。

但話又說回來,像風瀾衣這樣心計深沉的女人,倘若她真是神醫,怎麼可能不利用這個身份。

再者,風瀾衣從小在冷宮中長大,根本冇有條件能接觸到醫術,後來去了鄉下莊子倒是有了條件,可不久南境神醫就在回春藥鋪開業時,橫空出世了,醫術不可能一蹴而就。

結合種種,風瀾衣都不可能是南境神醫。

看來真是他想多了,自己竟然被風燁帶偏。

墨祈淵皺了皺眉,對風瀾衣的話不再迴應,就這樣暫時結束了話題。

風瀾衣見墨祈淵打消了疑心,在心中籲了口氣。

深刻體會了一把,什麼叫做冇吃到羊肉,反惹一身騷。

她撇了撇嘴,抬眼,不經意在人群中看到了蕭南玥的身影。

蕭南玥穿一襲寶藍色衣裙,身邊帶著兩個呈玥樓的夥計,目光正死死盯在顧老夫人身上。

風瀾衣若有所思,就聽街角傳來馬蹄聲,穿過人群就見身著穿色官服,打馬而來的顧湛,他衣袂翻風,身量筆挺,麵如冠玉、滿身清貴氣息。

“玉麵閻羅,顧侯爺來了。”圍觀的人,冇有人不認識顧湛,遠遠地就紛紛退後,將路讓了出來。

蕭南玥跟著人群腳步後移,愰恍間她好像看到了當年,顧湛初次立了軍功,得到皇上賞賜,來上官府報信時的模樣。

依如往昔少年郞,物是人非人斷腸。

那時的她滿目柔情,想的是早日能跟他成親,如今隻剩滔天恨意。

她恨……

恨自己的兒子性子被養歪,隻能焦心看著。

她恨……

恨女兒重傷在身,她隻能站在藥鋪外麵。

蕭南玥心痛如絞,目送著男人身手矯健地翻身下了馬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