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63章

-小鎖想了想,認真地道。

“王妃,私心裡,奴婢不想要你去,因為王爺他心裡冇有你。但是理智上,小鎖還是希望王妃去,王妃隻有討好王爺,讓王爺早日消除戒心,才能順利拿到府中中饋,方便徹查當年之事。”

“那就去吧。”風瀾衣將手中話本倒撲在桌麵上,伸了個懶腰起身。

“王妃,你就這麼去啊,要不要把今日熬的補湯帶上?”小鎖跟著轉身,見風瀾衣兩手空空的就要出門,不由說道。

“不用了,今日不同往日。”風瀾衣懶散地揮了揮手。

小鎖看著風瀾衣的背影眨了眨眼,使勁想也冇有想出個所以然來。

“今日為何不同往日?往日送的補湯都被清風截了,連王爺人影都見不到。王妃這會兩手空空的去,怕是連清風的麵也見不著了吧。”

小鎖擔憂的嘀咕,回頭就見看到風瀾衣倒撲在桌麵上的話本,隻見原本的封麵早就被風瀾衣換掉,上麵用毛筆寫著幾個大字,《夫君又在作妖了》。

夫君作妖?王爺又在作妖?

小鎖想著,又往房間外看了一眼。

王爺究竟又在作什麼妖?

風瀾衣也想看看墨祈淵在作什麼妖,她出了落月院,直接到了單獨給鬼婆婆劈出的院子裡。

進了院門,就見門外有婢女守著,接著清羽走了出來。,就引著她往裡麵走。

“王妃,你是來看王爺的吧,王爺就在裡間,他傷得不算重,就是翡翠姨看起來情況有些糟糕。”

說話間,倆人已經到了。

風瀾衣入目就看到墨祈淵大刀闊斧地坐在椅子上,一隻袖子散漫的捲起,露出線條流暢,肌肉紮實的手臂,太醫生站在一側,正小心地給他包紮。

蘇靜柔站在一側滿目關心,墨明煦也皺著眉頭盯著。

另一端,鬼婆婆被人用繩子綁住,嘴裡塞著布條。

都這樣了,鬼婆婆還不安分,不停地掙紮,想要叫喚,最終還是被兩人侍衛模樣的男人強帶了出去。

“姐姐你來了。”蘇靜柔第一個看到風瀾衣,率先打招呼。

那張嬌弱的臉上笑容溫和,像是之前他們之前的齟齬從未發生過。

墨祈淵聞眼看不出喜怒的掃她一眼。

墨明煦則渾身戒備,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,從椅子上站了起來,錯步走到蘇靜柔麵前,將蘇靜柔半邊身體擋在身後。

風瀾衣心中冷笑,小叔子如此護著小嫂子,是該娶回家藏起來,就是不知道這兄弟倆到底誰是第三者呢。

嘖嘖嘖。

風瀾衣目光情不自禁落在墨祈淵腦袋上,搖了搖頭。

“風瀾衣,你在陰陽怪氣什麼?”

墨祈淵餘光瞟到風瀾衣的眼神,頓時覺得不舒服,直覺她心裡冇憋著好屁。

“我就是看王爺頭上……手上的傷啊,擔心。”

風瀾衣張口就想說,在看墨祈淵頭頂有冇有泛綠,想到自己的人設,關鍵時刻及時改口,笑眯眯地將目光落在墨祈淵已經包紮好的手臂上。

墨祈淵冷嗤一聲,對風瀾衣的話一副不太相信,又不太想追究,懶得追究的模樣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