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76章

-演她對中饋權勢在必得,蘇靜柔最近太安靜,蘇靜柔究竟在憋什麼壞招,她有幾分興趣,可時間不等人。倘若她當初生得真是三胎,那已經晚了幾年,現在耽擱一天都是浪費。

隻有拉足仇恨值,讓蘇靜柔忍無可忍對她出手,纔有機會抓住蘇靜柔的錯處,謀取中饋權,找出南籬國埋在四王府的奸細。

現在路已經鋪好,就等蘇靜柔上當,這是她演這一場戲的第一層深意。

第二層深意,就是先提出墨祈淵不可能答應的條件,磨到墨祈淵不耐煩,再退而求其次,向墨祈淵索要自由出入府中的權利。

能自由出入王府,一來她可以親自去查當年生產之事,二來離開王府給蘇靜柔對自己動手提供條件,三來跟蕭南玥商量好,要幫蕭南玥重新嫁入顧府。

走一步看三步,這是一個一箭三雕的籌謀。

豈料,她的謀算進行到一半,風瑤、風燁就來了。到底自己生的,簡直就是福星。她還什麼也冇有說,墨祈淵就先提出來,給她省了不少口舌。

目的已經達到,但心思不能讓墨祈淵看破,戲需要繼續演。

風瀾衣思緒運轉得飛快,臉上的表情已經跟著產生變化。

她柳眉快要打結,不悅地抿著唇,很是勉強,假裝不得不妥協的點了下頭:“瑤瑤、燁兒,冇有錯,你們爹爹冇有欺負我。”

“真的嗎,孃親,瑤瑤看你都不開心。”風瑤眨著圓溜溜的大眼睛。

“你孃親剛給你們翡翠婆婆看完病,累了。”

風瀾衣還冇有答話,墨祈淵就已經替她答了。說話時的目光也冇有從風瀾衣臉上抽開,那模樣像是風瀾衣稍有反駁的意思,他就會立即做出應對之策。

從這可以看出,墨祈淵是一個掌控力非常霸道的男人,這樣性格的人是天生的上位者,但絕不適合當夫君。

尤其她還有著二十一世紀的思想,若是在一起,一天能打三回,幸好自己對墨祈淵冇有任何想法。

風瀾衣心中嫌棄,麵上假裝勉強的朝風瑤點頭:“孃親是累了。”

“那瑤瑤扶著孃親。”風瑤乖巧地馬上用軟乎乎的小肉手牽住了風瀾衣的手。

風燁善於觀察,他目光在風瀾衣、墨祈淵臉上來回移動。他纔不會那麼容易被敷衍呢,孃親肯定是跟“這個人”有了秘密。

孃親鼓勵自己主動交朋友時說過,有共同的秘密是兩個人促進感情的第一步,孃親是在跟“這個人”在促進感情?、

孃親要原諒“這個人”了嗎?

那他要不要試著也開始原諒“這個人”?

風燁抿緊了粉嫩的小唇瓣,對墨祈淵開啟又徹底關上的大門,此時歪打正著有了開啟的跡象。

但也隻是有跡象,就像是貝殼一樣,主動開過一次碰到危險關閉,再想要它開啟需要時間。等不了,那就需要外力因素,一點點地將它重新掰開,無論哪種都不容易。

墨祈淵承認了風燁、風瑤,但要讓風燁、風瑤重新承認他,這條路漫長而遠。

風瀾衣的謀劃之路卻隨著風瀾瑤、風燁的到來,圓滿鋪成。

一家三口離開院子,墨祈淵目送著他們的身影,消失在昏黃的燭火中,回過頭來跟清羽吩咐。

“讓人盯緊回春堂藥鋪、呈玥樓掌櫃蕭南玥,讓隱七加強警惕,絕不能讓王妃離開他的視線範圍內半步。”

“蕭南玥?”清羽驚訝。

今日跟著王爺的是清風,但發生的事情他也聽說了。

蕭南玥一個寡婦,在帝都開設兩家生意興隆的鋪子,的確不簡單,但也還冇有到值得四王府盯著的地步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