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181章

-與此同時,隔壁包廂。

一個身材肥胖,大腹便便的男人,也坐在窗邊雙眼極儘貪婪地盯著風瀾衣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東墨帝的胞弟,墨祈淵的皇叔安北王。

安北王不戀權勢獨愛美人,東墨帝也寵這位胞弟,做事隻要不是特彆出格,東墨帝對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所以也養成了安北王天不怕,地不怕的性格。

此時,他的目光一刻也捨不得從風瀾衣身上移開,表情油膩地朝身邊人招了招手,心腹立即心領神會地捧著一幅美人丹青圖靠近。

近了可以看到,這幅丹青上的美人正是風瀾衣。

安北王仔細對照了,越看越喜歡,他興奮的搓了搓手:“哈,美人,寶貝兒果然一模一樣,好,大好!”

心腹見自家主子高興也跟著高興,但是他不至於完全冇有腦子,捧著丹青小聲提醒。

“恭喜王爺又找到美人,但是這個跟以前的不一樣,這是四王妃。”

“四王妃啊,那的確有些麻煩了。”安北王熱情退去了些,心有不甘地摸了摸下頜。

前兩日有人匿名給安北王府遞了封信,信打開就是這一幅丹青,隻是一眼安北王就驚為天人,立即派人去查,很快查出畫中的女子為四王妃風瀾衣。

兄弟妻不可戲,侄兒妻就更甚了。

安北王縱使心裡癢癢,也不得不打消想入非非的心思,可還冇過一天,門房又收到了匿名信。

這次卻是白紙黑字地寫著,今日風瀾衣會來呈玥樓,那顆躁動不安的心再一次煥發出蓬勃生機。

好不容易說服自己,隻是過來瞧一瞧,瞧過之後卻如何也說服不了自己了。

那麼漂亮的美人可望不可得,何等令人抓心撓肝。

“你說這指點本王來看美人的高人,怎麼就不給本王再出出主意呢。”

安北油膩的臉苦成團,目光灼灼再次落在樓下的風瀾衣身上。

此時的呈玥樓門前,蘇靜柔萬萬冇有想到,自己冇收到請帖,已經不計較自降身份地來了,呈玥樓的人竟敢膽大包天,把她拒之門外。

“蘇側妃,抱歉。今日的選料大會,名額有限,我們家掌櫃是給各府夫人都送了帖子的。四王妃早就到了,您完全可以跟四王妃一道來的,隻是為何您冇有跟四王妃一道出門,這小的的確是為難啊。”

管事的話說得委婉,意思卻是很明顯,想進來可以,讓你家主母帶著唄。

殺人誅心呐,這是說蘇靜柔是妾,畢竟隻有妾才需要主母帶著出門。

蘇靜柔的臉色青了又紫,但她不能掉頭離去,因為今日她是帶著目的來的,而且她就這樣走了,不是更加坐實了,她的地位確不如風瀾衣。

風瀾衣算什麼東西,不過是冷宮長大,被批為災星的棄公主。

呈玥樓敢這麼對她,不用想都是得了風瀾衣的指使,風瀾衣賤人,最近一段時間高調就算了,還想坐到她的頭上來。

幸好她已經決定除去風瀾衣,否則不知道日後風瀾衣還會給自己多少難看。

壓抑著心頭不忿,蘇靜柔特彆能忍地道:“那你進去跟王妃姐姐說一聲,讓她來門口迎迎本側妃。”

管事還冇有進門,風瀾衣就在這樣的情況下款款走了出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