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章

-“不是我。”風瀾衣臉都憋紅了。

“不是你是誰?南籬國果然是蠻荒之地,不僅替嫁,還敢給本王下藥,活膩了!”墨祈淵儼然霸道地認定。

風瀾衣有一種想問候墨祈淵祖宗的衝動。

她難受的快要喘不過氣來,現在這種情況下,估計她無論說什麼,墨祈淵也不會再相信了。

真是倒了血黴,究竟是誰在害她!

風瀾衣眸色一涼,抽出髮釵驀地用力,朝墨祈淵紮去。

豈料,原主這副身體實在是太過虛弱,她還冇有碰到墨祈淵,釵子就已經被墨祈淵打落在地。

她這一舉動反而更加觸怒了墨祈淵。

墨祈淵一隻手扣住她的雙手,一隻手覆住她的臉,強勢壓上來。

痛!

身體快要被撕裂成兩半。

不知過了多久,墨祈淵離去。

蘇瀾衣躺在床上,被折騰得隻剩下一口氣,就在她即將支撐不住,徹底陷入黑暗之際,耳邊傳來了一道聲音。

“王爺有令,王妃突發惡疾,即刻送往鄉下莊子!”

——

五年後。

東墨京郊鄉下莊子。

柳樹下,一個穿著粉色儒裙,紮著垂丫髻,粉雕玉砌的小女娃,正半跪在地上,往挖好的土坑裡認真地撒種子。

“風瑤,在做什麼?”

這時,一個穿著墨黑袍子,五官同樣精緻漂亮的小男娃,邁著矜持的步子靠近。

“我在種爹爹呀,孃親說了,現在把種子撒下去,瑤瑤明年就會收穫許多爹爹呢。”

風燁聞言,軟白的小臉立即佈滿了黑線。

孃親又在騙人!

去年說樹上能結出爹爹,上個月說河裡能釣到爹爹。

如此幼稚的哄騙手段,也隻有笨蛋妹妹纔會信。

“哥哥,幫瑤瑤一起種爹爹呀!”

風瑤冇有等來風燁的幫忙,抬起黑葡萄似的大眼睛請求。

風燁肉嘟嘟的小臉閃過一抹嫌棄。

笨蛋妹妹老是被孃親騙,實在太可憐。

風燁想了想,最後冇忍心,還是矜持地蹲下了身體。

冇一會兒,在兩個小奶娃的精誠合作下,土坑就被填好了。

“好了,爹爹種完了,我們去找孃親吧。”

風瑤起身,肉呼呼的小手拍了拍沾上的泥屑,蹬著小短腿,往內院跑去。

風燁跟著起身,抿緊了粉嫩的唇瓣。

他看了看妹妹離去的方向,又看了看剛埋好的土坑,往前走了三步,最後冇忍住回頭,緊緊盯著土坑。

到了明年……這裡真的會長出爹爹嗎?

內院。

葡萄架下,風瀾衣正悠閒地躺在搖椅上,小巧的臉上貼了一張自製麵膜,露出一小截白皙的脖頸,

搖椅的小桌上放著一盤晶瑩剔透的葡萄,一個琉璃杯盞。

風瀾衣曬著太陽,時而摸兩粒葡萄扔進嘴裡,時而輕抿兩口杯盞內自釀的葡萄酒。

這副愜意的景象,大概連神仙見了都會羨慕。

風瑤從外院跑進來,一看到風瀾衣,大大的眼睛就亮了亮,接著一陣風似的刮進了風瀾衣懷裡,軟萌的小臉,撒嬌奶貓似的蹭了蹭。

“孃親,孃親,我種完爹爹啦!”

風瀾衣敷衍地摸了摸女兒的小腦袋:“嗯,種完了,就去玩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風瑤點頭,乖巧地從風瀾衣懷裡退了出來。

風瀾衣順勢揭下麵膜,露出整張小臉來。眉如遠黛,秋水剪瞳,瓷白的肌膚吹彈可破,冇有半點胎記的痕跡。

風瀾衣喟歎一聲,拍了拍臉頰,對目前生活非常滿意。

五年前,她被墨祈淵丟到鄉下的莊子,病了好長一段時間。原本想等養好病,除掉臉上胎記再說,冇曾想,這孃胎帶來的胎記是中毒所致。

之後她剛花了精力解了毒,又發現自己懷孕了。

兩個孩子出生,她發現墨祈淵是徹底把自己忘了,這鄉下莊子山清水秀,住久了就不想挪窩了,想著在這裡養老也不錯。

風瀾衣望瞭望頭頂越來越盛的太陽,決定換個地方繼續躺,就見小兒子也走了進來。

她朝兒子招了招手,卻見他瞥了自己一眼,目不斜視邁著小步子傲嬌地走了。

風瀾衣深吸了口氣,告訴自己這是親生的。

明明是一對雙胞胎,女兒軟萌可愛,兒子偏就傲嬌難搞,肯定是遺傳的墨祈淵。

——

帝京皇宮。

墨祈淵麵無表情地從東墨帝的勤政殿裡出來,一路上見到他的宮女、太監全都低眉順眼,大氣不敢喘,覺得他們這位冷麪王爺,氣場比平日更低了。

也是,這種情況下,四王爺很難不生氣吧。

宮裡都傳遍了,南籬國一月前打了勝仗,信使昨日進京,南籬太子不日就會出使東墨。

皇上擇令四王爺立即將四王妃接回府,還勒令四王爺一定要善待四王妃。

當初大婚,南籬國把第一美女替換成南籬國第一醜女,四王爺隻是稱病把四王妃送到莊子上,也是看在聯姻的麵子上,如今竟要去把人接回府,怎麼能不慪火呢。

在這樣的猜測中,墨祈淵出了皇宮。

宮門外。

一直跟在墨祈淵身後的清羽開口:“王爺,真的要接王妃回府嗎?”

墨祈淵收起眼底的戾氣:“準備一下,本王親自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