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0章

-他用得著自己賞自己嗎。墨祈淵聽著這話總感覺有些怪,心裡清楚風瀾衣明明會武功,但對於風瀾衣裝弱,倚仗他製敵的做法,卻是反常的冇有反感。

墨祈淵麵具下的薄唇抿了抿,側頭看了身後的風瀾衣一眼道:“你躲好,解決這幾個人,我隻需要眨眼工夫。”

吹牛吧,風瀾衣心裡翻白眼,感覺天上有牛在飛,臉上卻是超給力地替墨祈淵加油:“英雄,我看好你。”

墨祈淵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,很快消失不見,抽出腰間的軟劍閃身而出。

他的身形在窄小的房間內幾乎成了殘影,根本冇有看出他具體是如何出手的,那些護衛就一個個倒在了地上。

解決這些護衛,墨祈淵還真隻用了一眨眼的功夫。

風瀾衣真的有被墨祈淵秀到,她一直聽說墨祈淵武功高強,萬萬冇有想到強到這種地步。

她吞了吞口水,就見墨祈淵將軟劍收回在腰間,回頭傲嬌地瞥了她一眼。

那一眼彷彿在無聲地說,看到了吧,我就是這麼強。

噗,真是傲嬌死了。這種時候,就非常清楚的能從墨祈淵身上看到風燁的影子。

你強,風瀾衣這會冇有吝嗇,朝墨祈淵豎起了大拇指。

墨祈淵嘴角情不自禁勾一抹笑容,再回頭笑容已經變冷。

風瀾衣連的幾步向前跟墨祈淵並排站立,想了想還是覺得手有些癢,所以還是開了口:“安北王,不如你還是你讓還是讓我給郡主瞧瞧。”

今天戳破了安北王郡主的秘密,就算是逃出安北王府,跟安北王府的梁子也結下了。她留在帝都是為了查清楚孩子之事的,四處樹敵她不怕,但會很麻煩,能化乾戈為玉帛最好。

安北王冷哼一聲,根本不理會風瀾衣,直接再次朝外喊道:“弓箭手!”

隨著安北王話落,十多名弓箭手頓時就出現在房間外麵,搭弓拉弦,嚴陣以待,看來是冇得談了。

墨祈淵麵具下的臉暗沉如水,伸手再次將風瀾衣撥到身後,沉聲叮囑:“一會藏好了。”

看著墨祈淵結實的肩膀,風瀾衣有一瞬間的恍惚。感覺站在墨祈淵身後很安全,這個念頭剛從腦中升起,她就徹底摒棄了。

她不會跟任何女人分享男人,何況這個男人還對另一個人女人死心塌地,她纔不要糾結在情愛中。自己帶著孩子們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養老它不香嗎。

風瀾衣思緒回籠,就乖乖地躲在櫃子後,等著墨祈淵解決掉這些弓箭手後,再帶她離開。

她剛躲好,就見之前除了傳來兩聲痛苦尖叫後,就再冇有動靜傳來的裡間又一次有了動靜。

依舊穿著一身黑,把自己捂得密不透風的安北王郡主。在侍女的攙扶下走了出來。

此時,安北王郡的臉看起來比下午還要恐怖,慘白的臉上有了大小不一的紅色裂紋。那種感覺,就像是裹著的那層人皮已經到了極致,快要破損不能再用。

“安兒,你怎麼出來,聽父王的話,乖乖回去躺著。這一切都有父王在,父王不會讓你有事。”

前一刻還一臉凶相的安北王,轉眼麵對安北王郡主時就成了慈父。

一位父親,為了自己的女兒,寧願揹負著世人的誤解。雖然草菅人命不可取,但那顆背慈父之心,還是讓人感動的。

而安北王郡主恐怕亦是如此,否則剛進府的時候也不會嚷著讓人將她跟蘇靜柔丟去府去,怕也是不想讓她的父親再造殺孽。

安北王郡或許比安北王更容易說服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