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2章

-風瀾衣道:“從郡主內體的毒來看,郡主中毒應該是在五年前的秋天,發病之初從腳底往上皮膚開始發生異變。每次發病如同萬蟲在體內噬咬。”

“冇有錯!”安北王神色激動,對風瀾衣的本事多了幾分信任。畢竟通過診脈就能準確到中毒的時間,冇有幾分真本能,不可能做到。

墨祈淵也深深看了風瀾衣一眼,見機接過話語權,冷漠地道:“那王爺現在是什麼個主意?需不需要四王妃繼續給郡主治病。”

安北王略微一遲疑就揮退了那些還虎視眈眈的弓箭手,打橫親身抱起安北王郡主進了裡間。

床榻邊,風瀾衣看向安北王道:“現在我需要複原郡主的本來麵目,你冇有意見吧。”

一番折騰過後,此時郡主已經陷入沉睡,安北王緊緊握著她的手,眼裡閃過複雜,終是冇有再拒絕的將位置讓了出來。

風瀾衣讓人打來了熱水,淨手後從隨身攜帶的荷包裡掏出自製的羊皮手套、口罩、銀針,鑷子等物品。

墨祈淵挑了挑眉,盯著那個同樣繡著梅花的荷包很是意外,實在想不到一個小小的荷包竟然能裝下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。

真不知道腦袋是怎麼長的,難怪也能製出像水車一樣的自轉製冷器來。

風瀾衣若是知道墨祈淵的想法,一定會告訴他,笨蛋,那是改良版風扇。

不過這會風瀾衣冇有時間去管墨祈淵的想法,她做好術前準備後,拿著鑷子在郡主臉上摸索了一陣,然後找準地方,隻不過是一盞茶的工夫,就將貼在郡主臉上的臉皮揭開了。

臉皮揭開,露出郡主麵本的臉。

隻見郡主一邊臉完好無損,一邊臉是長滿了暗紅的東西從額頭到下頜,將整邊臉完全占據。

風瀾衣不由自主想到自己冇有解毒時,臉上的那個紅色胎記。

郡主臉上的暗紅色,不就是她的胎記放大版?

她的心臟不可抑製地跳動了一下。

墨祈淵是見過她胎記的,所以她情不自禁地回頭去找墨祈淵。

墨祈淵正站在她身後,也在看著她。隻是墨祈淵的一雙眼眸太過幽深,光看眼睛根本冇有辦法看出墨祈淵的真實想法。

這一會風瀾衣也冷靜下來,她穩了穩心神收回目光,還有一些東西她要進一步的確認。

風瀾衣看向安北王:“安北王,現在還煩請你們先出去,我要將郡主身上覆原。”

事情都已經到了這一步,安北王即便有意見也隻能配合,他轉身帶著眾人離開,房間變得空蕩,風瀾衣就又重新全神貫注起來。

她要看看郡主層層皮膚遮掩下,究竟是個什麼情況。要進一步診斷,郡主中的毒跟她從小中的毒是不是有關?

還有墨祈淵方纔說得試藥穀……

她在鄉下莊子住著的時候,也聽說過試藥穀,試藥穀在江湖上名聲跟夜樓一樣,都讓人聞者變色。

前者是邪教,後者是第一殺手組織,身為醫者她一向是不恥試藥穀的行為,因為試藥穀用活人試藥,身為醫者怎麼能草菅人命。

若是郡主身上的毒跟試藥穀有關的話,那是不是證明她以前身上的毒也跟試藥穀有關,她自從解了毒後就有了驅使五毒的能力,那……

想到這些,她腦中出現了種種可能,手裡的動作也就越來越快起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