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16章

-安北王妃悲涼的一笑,懺悔的回憶。

“五年前安兒還很健康,都是我的錯。我有個習慣,每年春天都喜歡到寺廟走走,五年前的春天,我也跟以往一樣去了寺廟,但這一次我在寺廟中卻結識了一位誌同道合的閨中密友蘭夫人,我們一見如故,她寡居多年,我就將她接到了王府。”

“冇有想到她卻是南籬邪教護法,她住在府中的日子裡,不但罷弄毒藥控製府中婢女試藥,更是看中安兒美貌,把魔爪伸到了安兒身上。當我發現時已經晚了。”

“事情敗露,蘭夫人眼見逃跑無望自殺了,但我無論如何也冇有辦法原諒自己,從此住進了小佛堂。王爺這些年為了安兒,傷害了那麼多無辜少女性命,也都是我的錯,我身上的血再也洗不掉了。”

安北王妃自責地捂住胸口,難過的眼淚都出來了。

安北王連上前半抱住她:“這怎麼能怪你,要怪就怪那該死的蘭夫人,你隻是識人不清罷了。”

“王爺,你就彆安慰妾身了。有時候識人不清害了無辜的人,本身就是罪,反正我的罪念已經洗不清了。”安北王妃抹掉了眼,輕輕推開安北王,繼續對風瀾衣的道。

“四王妃,我也不知道蘭夫人對安兒是怎麼下毒的。但我那天撞破她對安兒下毒時。她是將昏迷的安兒放置在浴桶裡,浴桶裡有蛇、蠍子、蜈蚣、壁虎、蟾蜍。”

那是五毒!

她自從祛除胎記之後能驅使的也是這五毒,風瀾衣皺了皺眉,看來她之前中的毒的確跟南籬邪教有關。

也就是有試藥穀的前身,彆問她是怎麼知道的,這些年的話本子不是白看的。

風瀾衣思緒飄散,就聽安北王妃道:“四王妃,你看解安兒的毒,有準確方向了嗎?”

“有。”風瀾衣收回思緒,點了點頭:“如此看來,郡主中毒是蟲咬,以浴藥為主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安北王妃鬆了口氣,撚動手裡的佛珠,一連唸了好幾聲阿彌陀佛。

很快,風瀾衣要的東西就準備妥當。

風瀾衣親自挑撿一次藥浴需要的藥材分量,墨祈淵戴著銀色狐狸麵具,自動擔當起護衛的職責,跟在了她的身邊。

墨祈淵雙手環胸,趁著冇有人注意問風瀾衣:“你可知道,用五毒噬咬這究竟是種什麼試藥法子,試的是何藥,試出來後會是什麼效果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風瀾衣回道。

她是真不知道。用五毒噬咬這種殘忍的法子來試藥,難道就隻是為了得到驅使五毒的本能?

風瀾衣覺得不會這麼簡單,背後肯定藏著更大的陰謀。

風瀾衣想到這心煩意亂,分揀藥材的手一停,抬起頭反問墨祈淵。

“肖五,我若是冇有記錯的話,你之前自報家門的時候,自稱是試藥穀的人,試藥穀跟南籬邪教本是一家。蘭夫人是貴教護法,這試的什麼藥,難道你不比我更清楚?”

墨祈淵方纔已經跟她介紹,自稱叫肖五。

墨祈淵在她被安北王劫持之際突然出現,臉上帶著掩人耳目的麵具,她就知道他不可能是為自己而來。

而且兩次提起試藥穀,對郡主的毒也很感興趣,所以無疑墨祈淵也是為了試藥穀而來。

這水還是真是渾。

墨祈淵淺笑了一聲,這笑聲如泉水叮咚般悅耳,風瀾衣聽著難得覺得墨祈淵有幾分真。

他道:“四王妃,以你的聰明才智,不是應該早就猜出來我是假冒的。實不相瞞,我隻是衙門裡的一個暗探,為的就是查安北王府跟試藥穀勾結一案,我知道的其實真不比你多。”

“是嗎?”風瀾衣分析著裡麵的真假,適可而止,冇有再繼續打聽。

墨祈淵的話也隻是聽真,什麼探子,分明就是狗男人。

她將藥浴用的藥材全部撿好,回頭見墨祈淵還站在自己身後,那雙幽深的眼眸格外的明亮,突然就萌生了一個想法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