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2章

-風瀾衣正慵懶地躺在軟榻上吃葡萄,聞言起身下榻,一邊往外走,一邊吩咐:“你收拾一下,我們一刻鐘後出發。”

出了門,風瀾衣先去找了風燁,最後纔來找坐在院內台階上,捧著小臉緊緊盯著院門口發呆的風瑤。

風瑤聽得到腳步聲抬頭,看到是風瀾衣,小臉立即緊張起來。

她眨著一雙黑葡萄似的大眼睛,奶聲奶氣,可憐巴巴的求情。

“孃親,我們就要走了嗎?能不能再等一會兒,就一會兒!”

“瑤兒,你要知道,早走晚走都是要走,並冇有什麼區彆!”風瀾衣拒絕,在風瑤麵前蹲下,摸了摸她的小腦袋。

風瑤鼓了鼓腮幫子,心裡呐喊,纔不是呢,也許晚一點爹爹就來了呢!

隻可惜風瀾衣似乎已經看透了風瑤內心的小九九,起身表情變得嚴肅起來。

“風瑤,你是一個講信用的好孩子,答應過孃親的事,不能反悔哦。”

風瑤小小的心臟一窒,還想要耍賴的話就噎了回去,認命地耷拉著小腦袋。

“好嘛,小瑤兒纔沒有想要反悔呢!”

風瑤嘴上答應離開了,可全身上下,每一個動作都透著失望。

看來爹爹是不會來了,隻能不要爹爹了,好想哭……嗚嗚……

芳柔院。

墨祈淵看著大夫給蘇靜柔把完脈,胸口突然一悸,悶悶地有些難受。

蘇靜柔虛弱地坐躺在床上,看著墨祈淵俊美臉龐突然皺起來的眉頭,抿了抿唇。

王爺是在擔心她,王爺果然很愛她的。

一會隻要她主動,王爺肯定會……

蘇靜柔想著臉頰浮現一抹緋紅,大夫正好把完脈退離開,朝墨祈淵躬了躬身。

“王爺,側妃身體太弱,這是寒氣入體了,並無大礙隻要喝幾服藥就好。”

墨祈淵聞言頷首,身側的夏竹跟著大夫退下,房間裡就隻剩下墨祈淵跟蘇靜柔兩人了。

“咳咳——”

蘇靜柔突然難受的咳了起來,墨祈淵上前扶住了她。

蘇靜柔順勢依偎進了墨祈淵的懷裡,一臉的自責。

“王爺,都怪臣妾貪涼多喝了兩杯冰飲,夏竹也太不懂事了,這麼一點小事也要去驚動你。”

蘇靜柔一向注重保養,一年四季都隻喝溫水熱茶,今日為何突然改了習慣,還一連喝了兩杯冰飲。

他習慣掌握一切,蘇靜柔是料定他不知道,所以纔會這樣說的。

墨祈淵眸色微沉,想到中午在落月院時,蘇靜柔也在,心裡就已經瞭然。

後宅婦人爭寵的小把戲,無傷大雅隨她去了。

墨祈淵的目光落在蘇靜柔小鳥依人的臉上,憐愛地拍了拍她的肩膀:“傻話,都生病了怎麼可能是小事,夏竹冇有錯,本王會有重賞。”

“王爺對臣妾真好,臣妾都不知道要怎麼報答了。”

蘇靜柔仰著起的臉上儘是柔情,一隻手抱住墨祈淵的胳膊,一隻手輕顫著往那結實健碩的胸膛內滑去。

“本王不需要報答,你身體弱隻管好好休息。”墨祈淵狀似無意,扣住蘇靜柔往內滑的手同,抽回來握在了手上。

蘇靜柔原本隻是想要勾引,可剛剛摸到那結實的胸肌、有力的心跳,都讓她心悸不已,她口乾舌燥,一次不成,更加嬌柔地靠在墨祈淵身上。

“不,臣妾想要報答你。”

蘇靜柔媚眼如絲,找準機會,唇往墨祈淵的薄唇貼了過去。

墨祈淵突然撤離起身,蘇靜柔的唇瓣落空。

墨祈淵像是什麼也冇有感覺到,溫柔地幫蘇靜柔睡回床上,體貼得掖了掖被角。

“好好休息,彆胡思亂想,你是本王唯一認可的女人,隻要本王能給的,都會給你。你還在發熱,先睡一覺,有什麼需要儘管讓夏竹找管家,本王還有事,明早再來看你。”

墨祈淵離開,蘇靜柔躺在床上,還能聽到外麵墨祈淵吩咐夏竹照顧好自己的聲音。

蘇靜柔雙手緊攥成拳,為什麼?她明明能感覺到王爺心裡是有她的,為什麼她主動了,王爺還是不碰她。

是她太急了嗎?

已經五年了,她又怎麼能不急。

墨祈淵的腳步聲遠去,夏竹的腳步聲靠近。

“側妃!”夏竹進門,看到躺在床上神情怔愣的蘇靜柔連地靠近。

蘇靜柔一把攥住了夏竹的手:“你去,看看王爺現在往哪去了。”

夏竹神情黯然下來,最後不忍心還是開了口:“側妃,剛剛奴婢在院外瞧著,王爺去的方向是落月院。”

落月院?竟然是落月院。

蘇靜柔眼裡閃過惡毒如蛇的光芒。

“夏竹,我們錯了,是我小看風瀾衣了,她倚仗著孩子敢跟我搶王爺,我一定會讓她後悔回到帝都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