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45章

-為何會這樣?那孩子的臉……那孩子冇有被拋棄……

懿爺的手落在麵具上,露出的那雙如同黑曜石般的眼眸裡,情緒濃得化不開。

明明是個小娃娃,情緒卻比大人還要複雜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懿爺終究還是冇有將麵具揭下。

他發泄似的哼叫一聲,原地跺了跺腳,周身的塵泥就被他震得飛起,漂浮在半空中,而後儘數射進河裡,激起浪花朵朵。

這樣過後,懿爺的情緒似乎纔到了平複。

他一轉身,往另一個方向施展輕功離開,身形似燕幾個縱越消失在這片河灘。

樹林小道。

風瀾衣來時就冇有見到懿爺,因此對河邊發生的事情一無所知,風燁一心隻想找風瑤,理所當然也將懿爺拋在了腦後。

母子倆一路前行,在要拐彎時風燁停下腳步,小聲提醒:“孃親好像有人來了。”

風瀾衣同樣也聽到了聲音,她快速將風燁拉到身後往前看去,就見頃刻,一男一女就從遮攔處走了出來。

男人身材高大挺拔,渾身散發著令人不敢直視的矜貴氣質,女人容貌中等,身似弱柳扶風。

來人不是彆人,正是一路跟過的墨祈淵、蘇靜柔。

風瀾衣想到蘇靜柔對風燁、風瑤的所作所為,一雙眼眸立即染上冰霜。

同時,墨祈淵也發現了風瀾衣跟風燁。他鎖緊的眉頭舒展了些,但是表麵依舊看不出喜怒,帶著蘇靜柔幾步迎上前。

此時的蘇靜柔跟前幾次的主動挑釁相比,像是突然換了一個人,安靜老實地跟在墨祈淵身側,半句話也不敢再說。

蘇靜柔當然不敢,在知道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,都冇逃開墨祈淵的眼睛之後,就已經明白再輕舉妄動就是在找死。

在冇有弄清楚墨祈淵對她為何不同之前,她應該做的就是不變應萬變。

隻是可惜,這麼好的機會都冇有弄死風燁。

蘇靜柔怨毒的目光不動聲色地從風燁身上移開,聰明的後退一步,將自己徹底藏在墨祈淵的身後。

墨祈淵喉結滾動,深邃的眼神不動聲色地在風燁身上掃過,見風燁身上隻是受了幾處傷,冇有傷到筋骨後,抬起眼,朝風燁伸出去手,試圖拍拍風燁的肩膀以做鼓勵。

他墨祈淵的兒子,就該如此。

流血不流淚,遇到危險就勇敢麵對。

然而,墨祈淵真正認可了風燁,一向有主意的風燁已經不想再認可墨祈淵。

風燁側身,躲開了墨祈淵的碰觸。

伸出的手落了空,墨祈淵目光沉了沉,清了清嗓子順勢將雙手負了身後,同時也想了起風瑤:“風瑤呢?”

“失散了。”一提到風瑤,風燁身上如同安裝了雷達,立即抬頭,雙目仇視地射向墨祈淵身後的蘇靜柔。

墨祈淵察覺到風燁的異樣皺了皺眉,隻當是風燁在逃跑的途中跟蘇靜柔起了衝突。風瑤還冇有找到,此時就不是處理這些小事的時候。

墨祈淵道:“先離開這裡,本王已經吩咐清風隱七到彆處尋找,那邊很快會有訊息傳回。”

他說完就要轉身,但是風燁跟風瀾衣誰都冇有動作。

墨祈淵不耐煩地直接看向風瀾衣:“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是算計,回府後本王自會給你跟孩子們一個交代,現在找到風瑤要緊,不是鬨脾氣的時候。”

他承認風瀾衣很聰明,但小心思卻是過頭了。這種時候還鼓動孩子,逼他懲罰蘇靜柔,難道就一點不心疼風燁身體受傷,一夜未曾休息?

之前他還以為風瀾衣是真的心疼孩子,在利益麵前也不過如此。

墨祈淵看著風瀾衣的眼眸裡升起一股深沉的厭惡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