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5章

-墨祈淵頭頂瞬間烏雲密佈,臉色陰沉。

風燁眼看墨祈淵要發作,粉嫩的唇瓣抿了抿。

身為男子漢是必須要保護好自己孃親的,可他還太小,打又打不過,又不能對“他”用毒。

風燁急得憋紅了小臉,電光石火之間想到了妹妹剛剛唱的歌,好像對“他”有點作用。

猶豫再三,風燁最後為了風瀾衣豁出去了,整個人彆扭僵硬的活像是被逼著上刑,磕磕絆絆地唱了起來。

“……小白菜呀……地裡……黃呀,爹不疼呀,好難受呀……桃花開了杏花落呀,風燁冇人疼愛,地裡坐呀!”

風瑤小機靈,見哥哥為了維護孃親做努力,黑葡萄似的眼睛眨了眨,也跟著行動起來。

她肉肉的小手擦著不存在的眼淚,表情生動地跟著唱了起來。

“小白菜呀,地裡黃呀,爹不疼呀,好難受呀……桃花開了杏花落呀,瑤瑤冇人疼愛,地裡坐呀!”

兩個小奶娃被清羽抱在懷裡,一左一右的哼唱討伐,就像是兩道魔音,同時對墨祈淵進行了發射攻擊。

墨祈淵好氣又好笑,太陽穴突突地跳,目光再次落到身前戴著銀色麵具,彷彿一切跟她無關的女人身上。

這就是她敢無視禁足令,有恃無恐的原因。

風瀾衣算盤打得好,用孩子做擋箭牌,就以為他冇有辦法懲戒她了?

荒謬!

“行了!”墨祈淵厲聲嗬斥:“本王不會傷害你們的孃親!”

這話一落,兩個小傢夥身上像是裝了機關一樣,立即停止了哼唱。

風瑤精緻的小臉蛋兒立即放晴,急於要一個承諾:“爹爹是男子漢,要一言九鼎哦。”

風燁一雙大眼睛也是緊緊地盯著。

這種不被信任的感覺很奇怪,卻又詭異的不讓人討厭。

墨祈淵深吸了一口氣,煩心地揮了揮手,示意讓清羽立即帶人離開。

風燁、風瑤得到了承諾都不再鬨了,清羽一走,風瀾衣就自覺地等待著墨祈淵的發作。

兩個小傢夥還是太嫩了,墨祈淵肯定不會就這樣輕易放過她,答應承諾不過是緩兵之計,肯定還有後招。

不過,按照事情發展的走向,可以看出,她當初來墨祈淵院門等著的選擇是正確的,現在墨祈淵的思路已經被她成功帶走。

墨祈淵已經完全接受了她迫切想要示好的設定,接下來,隻要墨祈淵不疑心她想要跑路,接下來發生任何事情,她都能承受。

墨祈淵雙手負在身後,一步步朝風瀾衣逼近,雖然他外袍的兩隻袖子都冇有了,可這矜貴森冷的氣質倒是絲毫未損。

他冷睨著風瀾衣:“今日你進門時,本王是如何說的?”

“禁足!”風瀾衣默默歎了口氣。

她明白,該來的終於要來了。

果然,下一息,墨祈淵就麵無表情,冷酷無情地開了口:“王妃既然明知故犯,如此喜歡散步,那就去校場跑三十圈,冇跑完不許睡覺。”

府裡的校場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跑三十圈絕對能累倒一個身體強壯的大男人,但是不會死人,也不會流血受傷,最多在床上躺幾天,他這樣也不算是失信於兩個孩子。

風瀾衣算是明白了,墨祈淵是在玩文字遊戲。

同時,她也冇有錯過,墨祈淵看向她時眼裡藏著的冷戾。

這個男人是真的討厭她,看來她的人設很成功啊。

風瀾衣在心裡籲了口氣,跑三十圈的確是超負荷了,但是她可以將計就計,趁機示個弱讓墨祈淵如願。

墨祈淵覺得她冇有危險了,接下來肯定會對她減少防備,這對她逃跑有利,自己最多不過是在床上躺上幾日,也不算太虧。

風瀾衣打定了主意,秉承人設不能崩的原則,假裝撒嬌:“王爺,三十圈臣妾會累壞的!”

“多說一句,四十圈。”墨祈淵忍住噁心,冇有任何商量可言地睨著風瀾衣。

風瀾衣假裝害怕的抿了抿唇:“好吧!隻要王爺高興,王爺能消氣,臣妾做什麼都可以。”

風瀾衣接受懲罰,也不忘記繼續示好噁心墨祈淵,帶著小鎖,朝校場方向而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