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56章

-“我也不知道哥哥為什麼不喜歡我,我哥哥他總是罵我太天真了,我住的地方離這裡很遠,但是你放心,那裡環境優美很漂亮的。”

墨祈淵笑著說道,搬來一條凳子在床邊坐下,又一次小心地捧過風瀾衣那隻中了暗器的手。

溫柔的星眼關注地看著風瀾衣:“皇嫂好了,我們就彆談那些不快樂的事了。你中了哥哥的獨門暗器,要用我特製的金創藥才管用,我們先把藥上了,可好?”

說罷,就溫柔又強勢的準備挽起風瀾衣的袖子。

“不用,我的藥也很好。”風瀾衣抽回自己的手躲開。

什麼意思,打一巴掌給個棗?雖然已經確定這十有**就是墨祈淵的第二人格,但不管是第一、第二,本質上都還是墨祈淵。

把人傷了,再給點藥,當她是狗嗎,給個骨頭她就該搖尾乞求,想得美。

“皇嫂,你是不是在害羞,冇有關係的,醫者不分男女。乖,把手給我。”

墨祈淵眼裡帶著幾分瞭然,含笑地看著風瀾衣。

說罷,不由風瀾衣再分說,再次強勢地將風瀾衣的手捧了過來。

雖說是第二人格,看起來溫柔體貼,實際刻在骨子裡的強勢霸道根本就不可能會改變。

風瀾衣皺眉,心裡本能地抗拒。

你讓誰乖呢,上次好大兒,這次好小叔子,次次占她便宜,有叫嫂子乖的嗎。

這種時候再也不用偽裝,她不客氣地翻了白眼:“你彆胡說八道,誰害羞了,我隻是單純的不需要。“

說罷又繼續套話:”你哥呢,他在哪裡,我要見他。”

“我哥他做錯事了……他就是太固執了……你彆管他,他無論受什麼樣的懲罰,都是他應該的。”

墨祈淵的眼裡閃過一絲不認同,像是不願意多談。抬頭從袖子裡掏出一塊淡藍色的帕子,仔細地層層打開,最後露出一塊桂花糕。

他如星辰的眼眸裡帶著幾分揶揄,小心又體貼。

“皇嫂,你是不是怕疼?冇有關係,把這塊桂花糕吃了滿嘴是甜,就不疼了。乖,不要再鬨脾氣。”

又是乖,誰鬨脾氣了,聽不懂人話,把她風瑤哄嗎?

風瀾衣翻了個白眼,張嘴就要說難聽的話。

她又不是聖母,自己把臉貼上去找虐。

正常的墨祈淵不把她放在眼裡,不把孩子們放在眼裡,不知道到哪裡受了刺激,病了,就想要她看在病人的麵子上客氣,那是不存在的。

“要吃你吃,我說了不……”

然而,風瀾衣的話才起了個開頭,墨祈淵就已經把糕點塞進了風瀾衣的嘴裡。

墨祈淵像是偷腥成功的貓,滿眼得逞溫柔地看著風瀾衣。

“甜嗎,彆吐出來。以前每次生病母妃都會拿糕點這樣哄我。孃親說了,女孩子都喜歡吃甜,所以我特意給你拿了最甜的桂花糕。”

是挺甜的,但風瀾衣當即就想要吐出來,可對上墨祈淵說到寧妃,那亮晶晶的眼神時,就遲疑了。

她情不自禁想起皇宮那一夜,墨祈淵哭著叫母妃的那一幕。

也就是趁著這個空當,墨祈淵已經掀開風瀾衣的衣袖,並且快速地解開了繃帶,將藥倒在了風瀾衣的傷口處。

藥粉剛撒下就是一陣冰冰涼涼之感,風瀾衣叼著桂花糕垂頭看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