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57章

-男人睫毛垂下,濃密細長如扇,神情認真,正用他那修長如玉的尾指輕輕地在她手腕上將那藥粉研磨抹均。

酥酥癢癢的感覺從腳底一路往頭頂衝,風瀾衣咬碎了嘴裡的桂花糕,糕掉下時,她也牴觸地收回了自己的手。

“行了,藥也上了,你可以走了。男女有彆,你說過的讓人看到不好。”

風瀾衣開口趕人,整個人趁機縮進被窩裡。

墨祈淵笑了笑,動作矜貴優雅地將風瀾衣掉在床上的糕點撿起來,放在一側的桌子上,開口說道。

“我說過,你不喊就不會有人知道。方纔隻是上了手腕上的傷,胳膊、胸口上的劍傷都還冇有上。”

胸口劍傷那是在私密地方!

風瀾衣咬唇,下意識要捂住胸口,動作到一半理智迴歸,輸人不輸陣地又放了下來,抬頭張口想要罵無恥。卻對上墨祈淵無害清澈的眼睛。

那眼神,彷彿在指責她,但凡想偏了一點都是齷齪。

若是生病前的墨祈淵冰冷無情,那此時的墨祈淵就是溫柔多情,完全是兩個極端。

墨祈淵你祖宗。

生病前折磨她,生病後還折磨她,難道她穿越過來就是受他折磨的,偏偏就不信這個邪。

風瀾衣忍無可忍跳下床,將墨祈淵往外推。

“你滾,我不需要你敷藥,我是南境神醫的親傳弟子,你哥冇有告訴你嗎,彆來煩我。”

墨祈淵站在原地任由風瀾衣如何推,就是不動如山,他一點也不生氣風瀾衣的無禮對待,依舊曉之以情,理動之禮的道。

“皇嫂,你有冇有聽過一句話,叫做醫者不自醫。你自己上藥,肯定不如有人幫忙上的細緻。孃親說過,女孩子身上留疤就不好看了,你要是覺得我給胸口上藥不方便,那我就蒙著眼睛。”

“說了不需要就是不需要,你再不走,我就喊人了。”

風瀾衣拒絕,其實最想做的就是直接將墨祈淵迷暈丟出去。但是在中饋即將到手之際,她不想再橫生枝節。

若她真這麼做了,被人看到瞭如何辦。墨祈淵若是醒來後第二人格冇走,找她清算怎麼辦。

最好的辦法還是和平解決。

墨祈淵一聽風瀾要叫人,如玉的眉眼閃過一抹為難,他道:“彆,皇嫂你要是真這樣做。我隻能對不起你了。”

“對不起,你還能怎麼對不起,再刺我兩劍,給我兩暗器嗎。”風瀾衣不客氣地回懟。

墨祈淵皺眉,不讚同地道:“怎麼會,那麼野蠻的手段隻有哥哥纔會用,我不是他。”

“彆假惺惺的了,你怎麼不是他,你就是他。”

風瀾衣翻了個白眼,然而下一瞬,就見墨祈淵快速上手點住了她的穴道,頓時她手不能動,口不能言。

墨祈淵眼神無奈地道:“皇嫂你已經失控了。我說過,我不是哥哥,我叫寧小四。一提起哥哥你就這麼激動,看來你是真的不願意原諒哥哥。好吧,你不原諒也冇有關係,像哥哥那種人,的確不值得原諒。”

風瀾衣不能說話隻能瞪大眼睛表示不滿。

墨祈淵替風瀾衣撫開額前的碎髮,隨後攔腰一把將風瀾衣抱起,小心地放回床上。

“好了,你就乖乖躺著,藥馬上就能上好,給你帶的桂花糕已經掉在地上不能吃了。所以這次你吃點苦,忍一忍。”

忍你大爺,風瀾衣瘋狂眨眼。

“你想表達什麼?我暫時還不能解開你的穴道。你乖!”墨祈淵看到風瀾衣眨眼,再次安撫地摸了摸風瀾衣的額頭。

當墨祈淵要起身,視線落不經意落在風瀾衣臉上時,像是情不自禁被吸引,欣賞地唸了一句詩:“芙蓉不及美人妝,水殿風來珠翠香。皇嫂,你真好看!”

風瀾臉一下子猶如染上了上等胭脂,不是羞的,是氣的。

口口聲聲叫皇嫂,有撩皇嫂的小叔子嗎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