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75章

-夏桃看了眼外麵,確定附近冇有人後,這才走進來開口道:“六王爺答應了,這件事他會幫您。側妃,您不是說了,這段時間要低調嗎?”

“低調跟請人幫忙併不起衝突,反正事情都不是本側妃做的,跟本側妃又有什麼關係呢。讓本側妃什麼也不做,就看著風瀾衣得意,本側妃才咽不下這口氣。”蘇靜柔將手裡的綠植修剪成了傘狀。

夏桃不敢有意見地點頭。

蘇靜柔想到在安北王府跟墨明煦分開時的場景,臉頰就微微發燙。

當時她剛親上墨明煦,安定王妃就出現抓走了她跟墨明煦。後來又將她跟墨明煦分開了,後麵都不知道墨明煦怎麼樣了。

昨天回府後,其實她也是想要派人去打聽墨明煦情況的,後來想了想還是打消了主意。

她冇有忘記墨祈淵在林子裡時的警告,也就在方纔她聽到墨明煦來了府裡,那顆懸著的心,總算是落下來了。

想了想,蘇靜柔臉上有了笑容,問道:“你剛剛看到六王爺,他可還好。”

夏桃回想了下搖了搖頭。

“他受傷了?”蘇靜柔停止修剪綠植,挑眉問。

夏桃道:“冇有,就是奴婢看著六王爺感覺有些奇怪,像是情緒有些失落。”

“失落?”蘇靜柔臉色一沉,仔細想了起來。

她還不知道墨祈淵跟墨明煦鬨翻,更不知道墨明煦跟風瀾衣有過一場關於她的談話,所以理所當然地想——

難道是墨明煦因為跟她親吻之後,覺得關係變得複雜了,感覺對不起墨祈淵情緒纔會失落?

肯定是了。

墨明煦一直都是墨祈淵的跟屁蟲。如果不是這樣,她也不會捨棄墨明煦嫁給墨祈淵。

想到這些,蘇靜柔的心態又開始不平衡,繼續手裡的動作道:“算了,不用管他。隻要他願意幫我對付風瀾衣就行。”

“原來在你心中,我就是你可以利用的工具。”

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了墨明煦的聲音。

蘇靜柔所料不及,驚訝地抬頭,就見墨明煦白著一張臉,從門外走了進來。

“明煦,你怎麼來了?”蘇靜柔心臟跳得厲害,連忙收起臉上的驚訝,假裝關心地問。

可惜蘇靜柔的話,已經全部被墨明煦聽到。

墨明煦一想到風瀾衣跟他打賭時,在他耳邊說過的話,就感覺自己是個傻子——

風瀾衣說,他若是不信蘇靜柔有心機,儘可以答應夏桃所說,尾隨夏桃去芳柔院不現身偷偷聽聽蘇靜柔跟夏桃的對話。

冇想到聽到的會是這些,全都被風瀾衣料到了。

此刻,他的臉就像是被風瀾衣重重地扇了一巴掌。

他纔不顧一切為了蘇靜柔背叛了四哥啊。

墨明煦從方纔的備受打擊,到情緒低落:“柔兒,你不用再裝了。你說的話我都聽到了,我從未想過,你會算計我。今日就當我從未來過。”

說罷,墨明煦就要轉身離去。

蘇靜柔看著麵露幾分決然的墨明煦,心中頓時生出幾分不好的預感。

她不能讓墨明煦這樣離開,如果讓墨明煦走了,可能墨明煦就再也不會幫她了,這是她現在最好用的工具。

想到此處,蘇靜柔眸色一沉,再也顧不得其他,上前從後緊緊抱住墨明煦。

“明煦,彆走,你聽我解釋。我不是有心要利用你,我是被逼的。風瀾衣已經把我逼到絕境,你也看到了,我被剝奪了管家權,被囚禁在這小小的院子裡。”

“我隻是一個女人,冇有其他的本事,王爺他不要我了,這個世界上隻有你能讓我依賴了。我不靠你,我真不知道要去靠誰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