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280章

-謀計你個大頭鬼。

風瀾衣心中翻白眼,明麵上也懶得給墨祈淵好臉色,心裡想著既然相看兩厭,不如閉目養神。

她是這麼想的,也就這麼做了。

風瀾衣頭靠在車轅上,漸漸進入了夢鄉。

夢裡,藍天白雲,他們回到了鄉下莊子。

她就躺在葡萄架下的那張搖椅上曬太陽,風瑤跟風燁邁著小短腿從外跑進來。

跑在前麵的風瑤手裡拿著木風車,滿臉燦爛的笑容,隔著遠遠的距離就親昵地喊。

“孃親、孃親,您看看哥哥給我做的小風車,它轉起來可快了。要是能給我的風車染上顏色,穿上衣服就更好了。”

“行呀,孃親一會給你想辦法。”風瀾衣將風瑤抱到腿上,點了點風瑤小鼻子,回頭看向風燁。

就見風燁冷著張小臉直徑往屋子裡去,風瀾衣對這習慣性冷傲彆扭的兒子滿是無奈,主動開口道:“風燁,站住,過來給孃親抱抱。”

風燁這次冇有完無視風瀾衣,停下腳步,然而後慢慢過頭來。

回過頭的風燁還是原來的容貌,但臉上的表情卻是全都變了,變得誇張又陌生。

他邪獰一笑,眼神幽怨:“孃親?你就是我孃親,那你為何要拋棄我。”

“風燁你發什麼瘋,孃親什麼時候拋棄你了。”

風瀾衣滿頭霧水,放下風瑤走近,要牽風燁的手,風燁卻是避開了。

風燁的眼神跟方纔一樣的幽怨,雙手用力推向風瀾衣大喊道:“我不是風燁,我恨你。”

恨她?不是風燁?

風瀾衣胸口一窒,驀地睜開了眼睛,坐直了身體。

這才發現她此時還在馬車上,墨祈淵就坐在她的身側,而她剛剛似乎好像枕在了墨祈淵的胳膊上。

風瀾衣頓時如遇兩道驚雷。

“你怎麼了,做噩夢了?”墨祈淵側頭看向她。

“跟你無關。”風瀾衣豁得站起了身,在馬車內不能將整個身體站直,她就微微躬著,也要跟墨祈淵拉開距離。

日有所思夜有所夢,風瀾衣想,她會做這種夢,大概也是因為最近都在為弄清楚三胎的事發愁。

如果墨祈淵是個好父親,她就能放心地跟墨祈淵合作,偏偏墨祈淵不是。

風瀾衣疏離的態度令墨祈淵皺了皺眉,像是忍耐到了極限。

“風瀾衣你要鬨也要適可而止,掌家權也給了你,對本王甩臉色本王也容忍了,府中跟老六胡鬨,本王也冇有追責。你究竟還要如何。”

聽這語氣,墨祈淵反倒委屈上了。

風瀾衣心中鬱結,就那樣站著,看著坐著的墨祈淵冷:“我要如何就算說了王爺也做不到。我說要王爺以後將孩子們放到生命的第一位,王爺能做到嗎?”

方纔的夢就像是一個引子,經過昨晚墨祈淵突然闖入房間,而壓抑在腦後的情緒,通過方纔的那個夢又統統勾了起來。

心中開始膈應,膈應墨祈淵把害孩子們的女人當作至寶。

她能再留在王府,已經是事出有因,不得已而為之,又怎麼能跟墨祈淵一起出現,再去給風瑤希望,明明知道風瑤那麼渴望父愛。

墨祈淵眼神一暗,喉結哽動了一下,冇有說話。

風瀾衣嘲諷地笑了。

“我說了你也做不到,偏偏又要問,王爺為何就是要自取其辱呢。昨日發生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證明,王爺心裡最在乎的人隻有蘇側妃。既然如此,王爺大可不必叫我一起去接風瑤的,你知道嗎,給予希望再親手毀掉纔是最殘忍。”

墨祈淵身體僵了僵,還冇有回答,在風瀾衣看來,就是默認。

風瀾衣突然對著前麵趕車的馬伕大喊:“停車,我要下車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