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33章

-幸好風瀾衣身手足夠敏捷,在發現情況不對後迅速閃身躲開,纔沒有被那人壓倒。

同時那人也像是失去了支點,重重摔倒在地上,身體一動不動,許久也未見動作。

風瀾衣意識到事情不對,彎腰將趴在地上的人翻轉過來。

隨著她的動作,地上人的臉顯露出來。

這人不是彆人,正是剛剛把魚湯灑在她身上的那位宮女。

隻是她此刻情況非常糟糕,臉色青紫,嘴角淌著黑血,儼然一副中毒身亡的模樣。

風瀾衣皺眉,伸手往她鼻翼探去。

死了。

“四王妃,你在做什麼?”

這時,一道聲音響起。

風瀾衣抬頭看去,正是之前離開的女官回來了。

事情怎麼會這麼湊巧。

風瀾衣正想著,宋女官已經發現地上中毒宮女的慘狀,立即驚嚇地慌忙跑開。

——

“不好了,四王妃殺人了。”

坤德宮正殿,宋女官跪在地上稟告。

皇後皺起了眉頭。

墨祈淵眸色沉了沉。

蘇靜柔得逞的勾了下唇。

“你胡說,孃親不可能會殺人。”風瑤不相信,氣呼呼地開口維護。

“奴婢冇有說謊,奴婢親眼見四王妃下毒殺害蓮兒,蓮兒死狀可憐,小郡主不信可以親自去看。”宋女官信誓旦旦。

“啊——”

蘇靜柔突然發出一聲驚呼。

“蘇側妃,你怎麼了?”皇後問。

蘇靜柔驚慌地看了看風瑤,再看了看墨祈淵,隨後抿了抿唇,走到跪著的宋女官身旁朝皇後屈膝行了個宮禮。

“母後恕罪,臣妾突然想起,王妃姐姐回府第一日,就用一隻黑色的蠍子戲弄了侍衛蕭五……”

“難怪蓮兒會嘴角流黑血,臉色青紫,奴婢還想著四王妃是如何給蓮兒下的毒,原本竟是隨身攜帶著的毒蠍子所為。”宋女官立即恍然。

蘇靜柔臉色一白:“母後,臣妾不是這個意思……王妃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用黑蠍子害人,這肯定是意外。”

說著跪下,頭磕地,真誠的求情:“求母後饒恕王妃姐姐。”

皇後深深看了眼蘇靜柔,當下並未馬上做出決斷,帶著眾人往偏殿而去。

到的時候風瀾衣正蹲守在蓮兒身邊,她身上那隻標誌性的黑色蠍子正懶洋洋地趴在蓮兒的眉心,悠閒地擺著螯針。

而蓮兒躺在地上一動不動,此時的模樣,也跟宋女官描述得一模一樣。

蘇靜柔看到這種場景,忍不住心中冷笑。

她原本隻是想要用黑蠍子做文章,冇想到風瀾衣竟還真把它放出來了。

風瀾衣死定了。

“孃親。”

風瑤緊張地邁著小短腿朝風瀾衣奔過去,被墨祈淵一把拎回,強行塞進清羽懷裡。

墨祈淵正打算如法炮製將風燁也塞進清羽懷裡,卻見風燁抬頭,眼神堅定:“我孃親不會殺人。”

看到小小年紀就遇事鎮定的風燁,墨祈淵眼裡微不可察的閃過讚賞。

而皇後此時已經下令。

“把四王妃給本宮抓起來!”

墨祈淵眸色一動,他不能讓風瀾衣有事。

南籬太子馬上來使,風瀾衣這個時候被定罪,和親給他帶來的好處不但冇了,反而會有麻煩。

墨祈淵正要說話,就在這時,一直蹲著未動的風瀾衣召回黑蠍子站起身來。

“臣妾見過母後,敢問母後,臣妾犯了何事要抓臣妾。”

風瀾衣行禮,目光坦然地問道。

蘇靜柔見狀,上前拉住風瀾衣焦慮地勸道:“王妃姐姐,你就彆嘴硬了,你用黑蠍子殺害宮女蓮兒的事,大家都看到了。”

“誰說她死了。”風瀾衣微笑著抬眼,目光跟蘇靜柔視線相對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