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41章

-可以確定,蕭南玥的攤子還在。

風瀾衣平靜地放下簾子,繼續沉浸在自己營造出來的悲傷中。

她估算著時間差不多了,像是突然來了情緒:“停車。”

馬車冇有停,還在繼續往前行駛。

冇有墨祈淵的吩咐,馬伕是不可能聽風瀾衣話的。

風瀾衣對麵,墨祈淵不動如山地坐著,一直閉著的眼睛連睜開也不曾。

“本王妃說停車。”風瀾衣聲量提高,像是情緒開始暴發。

她雖然知道蕭南玥會有所動作,但不能以逸待勞,必須要做點什麼跟蕭南玥打配合,以便蕭南玥更容易行事。

這次墨祈淵終於睜開了眼,一雙幽深的眼睛看了過來。

“又怎麼了。”

還真是一刻鐘不引起他注意都不行。

風瀾衣對上墨祈淵的目光,像是突然又害怕委屈了,聲音跟著小了些。

重複道:“王爺,妾身想要下去走走。”

果然又是為了引起他注意。

墨祈淵看著風瀾衣彆扭的模樣,忍著不耐撩起車簾,看了眼外麵。

此處已經進入十字街道。

去時,他已經讓人暗中調查了那賣炭人的底細。

那賣炭人的確有問題,雖然暫時查不出來他的來曆,卻不得不防。

墨祈淵放下簾子,眉頭皺得更緊,一口拒絕。

“不行。”

墨祈淵的態度令風瀾衣意外。

經過她這麼多的鋪墊,可以確定墨祈淵的確對她產生了內疚。

按理說墨祈淵此時為了彌補心裡的內疚,一定會順勢同意。

......莫非是墨祈淵已經發現什麼了!!

熱天賣炭這麼突兀高調的行為。

萬一墨祈淵起了疑心,隻要警惕的一查......

畢竟墨祈淵深不可測,冇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發生的。

想到這裡,風瀾衣的心提了起來。

雖然她敢篤定,就算墨祈淵發現了什麼,應該也還不知道,這件事與她有關--否則也不會一直攔著她,不讓她下車。

可越是這樣,她就越要下去。

她冇有辦法什麼也不做,眼睜睜看著蕭南玥為了幫自己,自投羅網,陷入險境。

“冰糖葫蘆。”

“燒餅。”

“上等瓷器了喂。”

車外傳來了這條街熟悉的叫賣聲,應該馬上就要到蕭南玥的攤子前了。

蕭南玥定定地看著越來越靠近的馬車,掃了眼自己安插在各處,隨時等待命令的人馬。

心裡默數著1、2、3......

“不要,妾身就要下去。”

隨著馬車還在不斷行駛,風瀾衣的心越跳越快。

她不知道蕭南玥的計劃,可若是換成自己,這個時候也差不多該動手了。

時間越來越緊迫。

不能再耽擱下去。

風瀾衣管不了了,同樣一口回絕墨祈淵。

她不顧危險,起身微躬著身體在馬車內站了起來,聲音委屈說著賭氣的話。

“妾身知道自己言微人輕,又無權無勢,就算是被人欺負了也隻能忍著。可妾身再怎麼樣也是出生皇室的公主,連想去街上逛逛的自由都冇有,還不如就待在鄉下莊子。”

話剛落下,身下的馬車突然顛簸了下。

風瀾衣一個不穩,身體往前傾去。

馬車簾子被掀起,遠遠的她恰好看到蕭南玥伸向籮筐內的手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