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50章

-墨祈淵正想著,就見蘇靜柔在清羽的保護下,找了過來。

“王爺,剛剛嚇死柔兒了,柔兒還以為再也見不到王爺了,幸好火勢冇有燒上來。王爺下次去哪能不能帶上柔兒,柔兒保證不會給王爺添麻煩。”

蘇靜柔像隻驚弓之鳥,眼裡帶著淚花,緊緊攥住墨祈淵的衣袖,看起來格外讓人憐惜。

墨祈淵眸中閃過一抹複雜,抽回自己的袖子,順勢將一方錦帕塞進蘇靜柔的手裡,聲音低沉,給人一種很安全的感覺:“本王不會讓你有事。”

蘇靜柔看著手裡被塞進來的錦帕,唇瓣顫了顫。

她要的是帕子嗎,她要的是幫她擦眼淚,擁她入懷。

蘇靜柔止不住的心裡一酸,自己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,連一句承諾也不願意給嗎。

來時墨祈淵的目光就全都落在風瀾衣跟小野種身上,之前也是因為風瀾衣跟小野種,把她丟在大火裡,頭也不回的離開。

一切都怪風瀾衣。

蘇靜柔壓住心頭恨意,忍不住偷偷瞥了風瀾衣一眼。

大紅宮裝、銀色麵具,讓風瀾衣看起來皮膚白皙,神秘十足。

這個賤人,的確懂得揚長避短,真的跟她最初想象中的又黑又瘦不一樣,王爺也是被她的外表一時迷惑了,如果把那張麵具扒下來,肯定就能讓她馬上現出原形。

對。

把麵具扒下來。

隻要王爺看到這個賤人臉上的胎記,一定會清醒。

蘇靜柔握住錦帕的手一緊,眼裡閃過惡毒。

她現在不隻想讓風瀾衣死,還想要看風瀾衣受儘屈辱的死。

風瀾衣跟風瑤、風燁正說話,突然察覺到有一股充滿惡意的目光正看著自己,不由得抬眼,卻發現那目光已經消失不見。

不經意間,她看到蘇靜柔將手裡的錦帕緊緊擁入懷裡,眼神中全是崇拜,紅著臉對墨祈淵說道:“柔兒知道的,有王爺在,柔兒什麼也不用怕。”

“嗯。”墨祈淵頷首,麵癱的臉上閃過一抹認真,像是在給著某種承諾。

墨祈淵明明知道蘇靜柔表裡不一,仍舊願意保護,一定是愛慘了蘇靜柔,隻有深愛才能包容一切缺點。

可即便這樣的深愛,墨祈淵仍想跟她做交易,願意給她屬於王妃的一切殊榮。

這就是皇室,關係複雜。

為了讓自己跟孩子永遠不陷入這樣的複雜中,她才更應該帶孩子們遠離。

隻是錯過這次機會,一切又要從長計議了。

風瀾衣歎了口氣,轉眸見蕭南玥陷入人群消失不見,銘雅閣的火勢也已經被徹底控製住。

風瑤聽到風瀾衣的歎息,皺了皺小鼻子,小胖手拉了拉她的衣角。

風瀾衣依言半蹲下,就聽到小女兒在她耳邊壓低了聲音,神神秘秘的道:“孃親,其實想要爹爹喜歡你,很容易的,不要難過哦。”

風瀾衣愣了愣,瞬間感覺莫名其妙:“你從哪裡看出我難過……不對,重點是你從哪裡看出,我喜歡你爹。”

“反正瑤瑤就是知道。”風瑤鼓著腮幫子,一口咬定。

爹爹長得那麼好,瑤瑤都超超超級喜歡,孃親又怎麼可能不喜歡呢,孃親一定是在說謊。

說謊是不對的哦,但孃親是長輩不能拆穿她。

風瑤很體貼的想做一件小棉襖,但小眉毛還是打了結,糾結的在心盤算。

不能拆穿孃親,但還要幫孃親跟爹爹和好,要幫爹爹看到孃親的臉,她該怎麼做呀。

風瑤捧著小臉,使勁想使勁想,終於眼睛一亮有了辦法,她側頭看向風燁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