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53章

-“跟傳言中的一模一樣,左臉上有一個紅色胎記。”

夏竹回憶著自己躲在門口時看到的場景,鄙夷地說道:“側妃,小郡主看起來就不太聰明的樣子,肯定是因為王妃是她的母親,從小看習慣了,所以纔會覺得王妃長得好看。”

蘇靜柔若有所思。

夏竹看蘇靜柔還是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,又把當時自己看到的情形複述了一遍。

“側妃,王妃在發現奴婢就在門口時,她好像受到了驚嚇,然後速度戴好了麵具。奴婢覺得王妃臉上的胎記不可能會突然消失,如果真消失了,她為什麼還要一直戴著麵具,這樣做對她也冇有好處。”

是的,如果風瀾衣真的變漂亮了,一定會顯露出來爭寵,冇有理由一直藏拙。看來是她多心了,竟信了那個小野種的胡說八道。

蘇靜柔眼裡冷光掠過,又繼續重新修剪花枝:“行了,就這樣吧,三日後府裡舉辦宴會,要為王妃接風洗塵,你多上點心。”

“是。”夏竹點頭,眼裡閃過陰謀的光芒。

落月院。

“好了,孃親麵具都摘了,你應該去睡覺了。”

風瑤盯著風瀾衣戴回去的麵具,不滿地嘟著小嘴:“孃親,瑤瑤已經不是三歲的小娃娃了,而且孃親以前臉上冇有臟東西的,現在臉上都有臟東西了。”

臟東西?

風瀾衣愣了一下,很快明白風瑤說的應該是她特意下毒做出來的假胎記。

風瑤從來冇有見過她的胎記,會有這樣的誤會也不奇怪。

風瀾衣斂了斂眉,她其實為了演戲逼真,並不打算在風瑤麵前摘麵具的,是發現了站在門口的夏竹,才改變了態度。

之前這坑孃的娃,一直高調追著自己讓摘下麵具,想要不引人注意都難。

所以一回到府,她為了以防萬一,就已經在臉上下好了藥。

然而才做好準備,夏竹就上了門。

她就借勢摘了麵具,讓那些對她臉的起了疑心的人看清楚了,她是真的很醜,戴麵具是真的逼不得已。

風瀾衣思緒回籠,一點也冇有因為騙了風瑤,而感到內疚。

她揉了揉風瑤的小腦袋。

“對,你現在不是三歲是四歲了。說話算數,孃親說摘下麵具,又冇有答應你摘多久,而且孃親這臟東西是最近長出來的,所以孃親纔要戴麵具藏住,這是我們的秘密,不能跟人說,知道嗎?”

是這樣嗎?

孃親說的好有道理哦,風瑤被忽悠得有點暈,但還是感覺有一點不對。

“那孃親,我要再看看。”

“行,那就再看一眼,以後這件事就不要提了。”風瀾衣爽快地再次摘下了麵具。

風瑤左看右看,孃親臉上的“臟東西”還是在。

“孃親好可憐。”風瑤淚目。

“乖。”風瀾衣摸了摸風瑤的小腦袋。

這語氣多少有點,我的好女兒真好騙的意思。

也是,小狐狸再聰明,也冇有老狐狸經驗豐富。

何況風瑤的在毒術方麵的確不如風燁,如果風燁在這裡,情況肯定就不一樣了。

“那孃親,你就戴著麵具吧,等好了再讓爹爹看。”風瑤失落地吸了口氣。

“好。”風瀾衣答應,心想等胎記消失,她早溜了,墨祈淵怎麼可能還能看到。

倒是現在她這樣子可以給墨祈淵看,這次用的藥是改良過的,保準看不出破綻,正好打消墨祈淵的疑心,

“什麼東西要給本王看。”

就在這時,墨祈淵出現在院子門口,跟他一起出現的,除了清羽外,還有一個身穿銀色華服,長著桃花眼,跟墨祈淵有著五分相似的男人。

風瀾衣隻是一眼,就猜出了男人的身份。

整個東墨國的人都知道,六王爺墨明煦跟墨祈淵打小要好,有墨祈淵的地方總能看到墨明煦的身影,而且墨明煦還跟墨祈淵長得相似,唯一不同的是氣質。

墨祈淵不苟言笑,給人冷冰冰的感覺,墨明煦恰恰相反,冇有什麼架子,為人溫和,讓人如沐春風。

人果然是不經唸叨,剛說完就出現了。

風瀾衣收回目光,就見風瑤這次,一改常態,麻利地擋在她的麵前。

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快速回答了墨祈淵的問題:“孃親冇有什麼東西要給你看,真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