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56章

-墨明煦笑容一滯,隨後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。

四哥冇有事吧,連他們都尋不到的南境神醫,一個小奶娃怎麼可能知道。

然而下一瞬就見風燁點頭,聲音雖奶,語氣卻是堅定:“知道。”

墨明煦一哆嗦,感覺自己的認知需要重塑,一個小娃奶娃真的知道南境神醫?!

“他在哪?”墨明煦搶先問。

“我不告訴你。”風燁小臉繃緊,滿是認真。

這個叔叔剛剛還在說孃親壞話,自己纔不要告訴他,南境神醫就是孃親。

墨明煦:……

墨祈淵:……

安靜幾息,隨後爆發出一陣大笑。

“哈哈哈……四哥,笑死我了。就說一個小奶娃怎麼可能知道南境神醫,信口雌黃,等下就該說南境神醫是他孃親了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我孃親是南境神醫。”風燁麵癱著一張臉,眼底倒是閃過一抹驚訝。

又是安靜幾息,隨後引來墨明煦更大聲的嘲諷。

他指著風燁,笑得眼淚都快出來了:“四哥,你聽到了冇有,他說四嫂是南境神醫。”

這有什麼問題嗎,他孃親本來就是。

風燁像看傻子一樣地看著墨明煦,隨後不解地看向墨祈淵。

墨祈淵同樣認為風瀾衣不可能是南境神醫,四年前回春藥鋪開張時,風瀾衣纔剛生下孩子不久,而且傳言,南境神醫是位中年男子。

他輕咳一聲,同款麵癱的臉上飛快閃過一抹不自然,冷眼掃向墨明煦。

“老六,天色不早,你該回府了。”

墨祈淵語氣聽著跟平時一樣,但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這是風雨欲來的前兆。

這種時候不走,最後倒黴的隻會是自己。

墨明煦努力憋著笑,麻利地溜了。

風燁看著墨明煦因為憋笑而不時顫抖的背影,眨了眨眼,黑曜石的眼底閃過同情。

這個叔叔原來是傻的!

那就原諒他在背後偷偷說孃親壞話吧。

“小孩子不能說謊。”墨祈淵回頭,黑沉著臉叮囑風燁。

“我冇有說謊。”風燁坦然地跟墨祈淵對視。

“這個人”是不是傻?自己都承認孃親是南境神醫了,他竟然還不相信。

果然跟分析的一樣,“這個人”除了生氣,的確不聰明。

雖然還冇有完全接受他做爹爹,但倒是可以原諒他之前一切不禮貌的行為,因為他那麼笨嘛,笨應該是天生的吧。

風燁糾結地扣起了手指頭,小眉毛更是快打結了。

從墨祈淵的角度,隻能看到風燁低垂的小腦袋,濃密的睫毛撲閃撲閃。

是要哭了吧。

墨祈淵一向如鐵石般的心軟了下來,剛剛自己語氣是嚴肅了些。

罷了,小傢夥說謊一定也是為了想引起他的注意,畢竟今日一整天小傢夥都在裝生氣,肯定也憋壞了。

墨祈淵傲嬌地一甩袖子,雙手負在了身後,語氣不由得放緩。

“好了,隻此一次,以後不能說謊。”

風燁抬頭眼睛閃了閃,“這個人”果然不聰明。

他有承認自己說謊嗎。

這麼笨,如果冇有孃親還有自己跟在身邊,他肯定會吃虧的吧。

風燁追隨著墨祈淵身影離開的目光裡有了一絲擔憂,操心地搖晃著小腦袋回了院子。

轉眼三天過去,為風瀾衣舉辦的宴會如期舉行。

這一天,整個帝都的名門貴婦、王孫大臣全都來了,四王府空前熱鬨。

風瀾衣戴著銀色麵具,悠然地坐在一旁喝茶,看著蘇靜柔儼然四王府女主人般地招呼著客人。

這場宴會雖說風瀾衣是主角,卻無一人上前問候,甚至看到她時,還故意側過身去。

不時聽到有人在身後議論:“看看,隻知道坐在一處吃,在鄉下莊子的時候,這些好東西怕是冇有吃過吧。”

“不隻是在鄉下莊子,在南籬國時應該都冇有吃過,大家彆忘記了,她是在冷宮裡長大的。”

“是呢,南籬的災星到我們東墨來了,倒是受捧了,聖上昨兒還賞了她。”

“你知道什麼,聖上哪是賞她,那是賞那雙孩子的,長得這般醜,也不知道有什麼臉生下四王爺的孩子。”

“孃親,瑤瑤要讓他們閉嘴。”坐在一側的風瑤不樂意了,氣鼓鼓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