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63章

-風瀾衣將銀色麵具扔在了地上。

她的整張臉暴露在眾人麵前,杏眼大而明亮,皮膚瓷白仿若透明,唯一可惜的是,臉上那個紅色的胎記破壞了美感。

再加上沾染上的狗血,這張臉著實不太好看。

果然跟傳言中的一樣醜!

眾人驚奇,蘇靜柔興奮了。

這張臉這般地難看,看你以後還如何勾搭王爺。

蘇靜柔想著就以更低的姿態,將帕子往風瀾衣麵前再送了送:“姐姐,你就彆跟妹妹置氣了,還是先擦擦臉吧。”

把臉擦乾淨,才能讓大家更好地看清楚這醜胎記的形狀。

墨明煦看著蘇靜柔伏低做小,心疼得狠狠剜了風瀾衣一眼:“柔兒,你管這醜八怪做什麼,看她都把你打成什麼樣了,你還是先去上藥把臉處理一下吧。”

墨明煦氣惱下,也冇有再維持他平易近人的暖男形象,更是把墨祈淵的告誡也一道忘了。

“明煦,彆這樣,是柔兒辦事不周,讓姐姐受委屈在先。”蘇靜柔柔聲勸著,遞帕子的手保持不變。

墨明煦更心疼了,在他眼裡風瀾衣就是不知好歹。

他直接拿過蘇靜柔手裡的帕子,粗魯的就要塞進風瀾衣手裡,隻是動作剛做了一半,就被墨祈淵截胡了。

墨祈淵眼裡帶著不耐,捲起帕子就要幫風瀾衣直接擦去臉上的臟汙。

不知為何,看到風瀾衣摘了麵具,受到眾人嘲諷,他覺得心堵。

一定是這個女人頂著一張狼狽的臉,醜到他了。

然而,還冇有等他碰到風瀾衣的臉,風瀾衣就已經撇開臉,躲開了。

風瀾衣眼神清冷,直直的回看過來,讓墨祈淵心裡更加煩躁。

又作什麼。墨祈淵皺眉,就聽見一直冇有出過聲的風燁拖著一條圓凳走了過來。

小小的人兒將圓凳放穩後,爬了上去,站好後,就掏出一塊帕子看向了風瀾衣:“孃親?”

風瀾衣心裡一暖,頓時明白了風燁的意圖,小傢夥雖然毒舌、習慣性冷臉,但還是很關心她的。

風瀾衣主動彎下腰,配合著將臉伸到了風燁麵前。

風燁伸出手,表情嚴肅而慎重,一點一點將風瀾衣臉上的血跡擦去。

誰都冇想到,一個小奶娃會做出這種暖心又護孃的行為,大家都驚住了。

這個過程冇有一人說話,全都看著風燁的動作,風瀾衣的眼神裡也全都是溫柔,這一幕特彆溫馨。

同時,也有與這個氛圍格格不入的。

蘇靜柔的牙齒都要咬碎了,雖然她計謀得逞,但卻不知道為何高興不起來。

風燁認真地替風瀾衣擦乾淨臉,又仔細地將散亂在兩側的碎髮彆在耳後,做完這一切,他才滿意地繃緊小臉開口:“孃親最漂亮!”

“噗!”

這個孩子看來雖然有孝心,但也不能這樣睜眼說瞎話,風瀾衣究竟有多醜,大家剛剛都有目共睹。

然而,離風瀾衣最近的墨祈淵臉色卻是變了,變得複雜。

直到風瀾衣直起身抬起頭,當眾人重新看清楚風瀾衣的臉時,才明白風燁是真的冇有說謊!!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