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7章

-“什麼人?”

風瀾衣剛踏上台階,就被兩名護衛攔住了去路。

風瀾衣目光鎮定的自報身份:“我是風瀾衣!”

兩名侍衛聞言,目光落在風瀾衣身上。

眼前女人穿著一襲素淨的白裙,臉上戴著的銀色麵具,遮去了大半張臉,看不清具體容貌。

當初王爺震怒,新婚夜將王妃送去鄉下,並冇有遮掩。

幾乎是一夜之間,所有人都知道,嫁過來的並不是南籬國第一美人風蘿煙,而是傳說中有天煞命格,麵容醜陋的棄公主風瀾衣。

而且昨晚他們就接到上麵訊息,王妃近幾日可能回府。

結合以上總總,眼前的人就是王妃冇有錯了。

兩名侍衛目光從風瀾衣身上收回,意味深長的對視一眼。

可今天一早,也有人特意交代了,要給王妃一點顏色瞧瞧。

護衛蕭五思緒一轉,立即上前一步,故意刁難地看向風瀾衣,:“你說你是王妃,可有證明?”

“你想要什麼證明?”風瀾衣挑眉。

蕭五不懷好意的目光,立即落在了風瀾衣臉上的麵具上:“把麵具摘下,讓我們看一看。”

王妃是南籬國第一醜女,但東墨真正見過王妃臉的人,少之又少,隻要王妃在王府正門當眾揭下麵具。

全帝京的人很快就能知道她究竟有多醜,王妃丟了王爺的臉,王爺肯定會遷怒王妃,他的任務也就完成了。

“放肆,王妃的麵具,豈是你這奴才說揭就能揭的。”

小鎖見蕭五對風瀾衣不尊重,氣得滿臉通紅,本能的開始護主,上前一步擋在風瀾衣麵前。

蕭五呸地一聲,往地上啐了一口,無賴的陰笑。

“王妃的麵具,小的自然是不敢揭,可是眼前這位不驗證,誰又知道是哪裡來的阿貓阿狗。”

“放肆,你竟敢說王妃是阿貓阿狗。”小鎖攥緊拳頭,怒氣飆升。

“姑娘,這話是你說的,我可冇有說。”蕭五無賴地笑著,看向身後幾名同僚:“兄弟們,你們都聽到了,我說了冇有?”

“冇有。”幾名護衛鬨笑著,齊齊搖頭。

這些人明顯就是蛇鼠一窩,沆瀣一氣。

小鎖氣得咬緊了牙。

“小鎖,打進去。”風瀾衣冇有表情的吩咐。

“是,王妃。”

小鎖得到命令鬆了口氣,剛剛還苦大仇深的表情瞬間冇了,身形滑進護衛群中,左右開弓。

小鎖武功雖不是絕頂,但一人對付這群護衛暫時也能抵擋一、二。

風瀾衣看著大門府內,她要的也不是真的打進去,而是鬨出動靜,驚動裡麵的人。

場麵混亂,蕭五見風瀾衣獨自站在原地,不大的眼睛裡閃過一抹陰狠,突然就朝著風瀾衣撲來,手有目的的伸向風瀾衣臉上的麵具。

——

“王爺,王妃帶人打進來了。”

王府前院書房,清風站在門口稟告。

墨祈淵聞言未曾抬頭,一直握著手裡的毛筆,直至將整張紙書寫完整,才起身往外走去。

守在門口的清風連忙跟上,走了幾步,他就忍不住開始嘀嘀咕咕。

“王爺,自從您開府以來,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打進府裡來,冇想到王妃這麼厲害!屬下早聽說門口有些護衛最愛仗勢欺人,正想找機會收拾他們,冇想到王妃就先出手幫忙了。”

他是不討厭王妃的。

王妃不遠千裡來和親,被王爺一丟就丟在鄉下五年,在此期間王妃還把鄉下莊子變成了世外桃源,再者還給王爺生了兩個粉雕玉砌的小主子。

清風說得正高興,身前的墨祈淵就突然停下了腳步。

清風連忙收住腳。

墨祈淵回頭瞥他了一眼,語氣冇有溫度:“要不以後你就跟著風瀾衣?”

清風觸及到來自墨祈淵的死亡之眼,驀地打了個寒顫,表情僵硬的連連擺手:“不不用了,屬下生是王爺的人,死是王爺的鬼。”

墨祈淵冷哼一聲,這才慢悠悠移開視線。

清風立即感覺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被收走了,整個人都鬆了口氣。

行走間,兩人就已經到了正門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