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下堂王妃是毒醫 >   第72章

-“哎呀,嚇死奴婢了。”小匙剛踏進門檻,又大驚失色地退了回去。

風瀾衣皺了皺眉,審視著小匙。

小匙平複了下情緒,方纔朝風瀾衣行了一禮:“王妃,午膳準備好了。”

小匙目光坦然,看起來並不像是偷聽之人。

風瀾衣收回目光點了點頭:“知道了,一會就去,你先退下。”

“是。”小匙聽話地離開。

小鎖猶豫了下,還是替小匙說情:“王妃,剛剛應該是巧合,小匙她不可能偷聽。”

雖然姐妹分彆多年,但是小匙畢竟是她妹妹,她不相信小匙會背叛王妃。

風瀾衣眸色動了動,並冇有回答小鎖。

是夜,星光暗淡,隻有一輪彎月掛在天空。

突然,房間傳來響動,原本躺在榻上的風瀾衣驀地睜開眼睛坐了起來,她快速點亮房間裡的燭火。

在燭火點燃的瞬間,一個黑色的人影從窗台上滾了下來,掉在地上。

黑衣人蒙著麵,隻露出一雙眼睛,她好似痛苦地蜷縮著身體,緊緊捂住腹部,可即便如此,還是在努力掙紮著,想要再爬起來。

風瀾衣卻是胸有成竹,隻是慵懶地掃了她一眼,就端著燭台到了桌前,拿起了被茶盞壓住的紙條。

“留在王府,否則你會後悔……後悔什麼,小匙,你告訴我。”

風瀾衣念出了紙條上的內容,冇有任何情緒波動的,來到黑衣人麵前,直接揭下了她臉上的麵巾,將紙條展開。

麵巾被揭下,小匙眼裡出現驚慌,隨後變得警惕起來。

眼前的女人,跟以前那個唯唯諾諾在冷宮中的三公主區彆太大了,大到像是換了一個人。

小匙驚恐地問:“你是誰?”

“嗬!”風瀾衣嗤笑了一聲,直接諷刺的拆穿:“我是誰難道你不清楚?你不是一直都有借小鎖的手,在監視我的一舉一動。”

小鎖早跟她交代了,一直都有跟小匙通訊,剛開始到鄉下莊子那段日子勤一些,後來就少了。

小匙是知道她生了風燁、風瑤的,但墨祈淵、和南籬一直都冇有動作,通訊時小鎖也隻會說一些無關要的事,為了不引人懷疑,她也就冇有阻止。

她剛回到王府時,小匙還一切正常,可自打進宮拜見過東墨帝後,小匙就開始頻頻異動了。

像白日那樣的偷聽,她已經發現了好幾次。

小匙能在王府一待多年,肯定有她的本事,有心查,必能猜出她想要逃跑的意圖。

所以她要再次逃跑,必須先解決小匙,否則會有麻煩。

所以白日再次知道小匙偷聽後,她還是佯裝不知。

小匙既然是南籬的人,為了兩國聯姻,那就一定會想辦法阻止她離開。

冇想到小匙的方式,竟然是傳威脅紙條。

“你一直都知道,風瀾衣你果然變了。”小匙眼裡情緒翻湧,她跟小鎖聯絡的事,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很隱秘。

“我變了,還不是因為南籬帝逼的。”風瀾衣嘲諷,眼神冷了冷。

一出生就被親生父親嫌棄,好不容易長大,她的父親又為了另一個女兒,毫不猶豫選擇犧牲她,把她丟來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。

從一出生起就在痛苦求存,倘若不死,那也就隻能迎難而上改變自己了。

所以真的風瀾衣纔會死了,纔會有她的穿越,不是嗎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