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直到司機提醒她,“Lilian小姐,到了。”

“寶貝兒,媽咪先去吃飯,晚上再給你打視頻。”

夏星橋掛斷視頻,戴上口罩和墨鏡,下車。

這是一間隻接待上流社會和貴族的高級法式餐廳。

馬佩裡已經在包廂裡等候,等夏星橋在他麵前坐下,他將菜單遞給夏星橋。

“女士優先。”

“謝謝!”

夏星橋接過菜單,點了幾道她想吃的菜肴。

隨後,馬佩裡也點了自己想吃的菜。

不一會兒,他們的菜肴就陸續做好,由侍應生端進來。

馬佩裡優先倒了一杯酒,正想放到夏星橋麵前。

夏星橋就拒絕說,“抱歉,我身體原因,不喝酒。”

“好吧。”馬佩裡冇有強求,縮回了手,“Lilian,你休息的這半年,有畫圖嗎?”

“如果我說冇有畫圖,你是不是不讓我吃這頓大餐了?”夏星橋挑眉問。

她有在畫珠寶設計圖,隻是冇有對外透露。

“不會,有的話是驚喜。”馬佩裡搖頭,“冇有也不會感到太意外,但是以我對你的瞭解,你應該不會完全放下工作休假。”

夏星橋聳肩,不承認也不否認,開始低頭吃東西。

夏星橋剛把黃金魚子醬配小塊麪包放進嘴裡,一股腥味直衝喉嚨,她忍不住吐了出來。

“Lilian,你怎麼了?”馬佩裡被嚇了一跳。

“這個魚子醬,好腥......”夏星橋臉色蒼白地解釋。

聞言,馬佩裡嚐了一小塊黃金魚子醬麪包......

“這個魚子醬的味道,跟以前吃的一樣啊。”他記得她挺喜歡吃黃金魚子醬的。

夏星橋困惑皺眉:難道是剛纔那小塊麪包有問題?

她又試著吃了一塊黃金魚子醬配麪包,結果吐得比剛纔還要厲害,酸水都吐出來了。

“抱歉,我去一下洗手間。”

說著,她起身離開包廂。

幾分鐘後,夏星橋漱完口回到包廂,看到馬佩裡把廚師叫來了。

馬佩裡在說廚師做的東西不乾淨,導致她吃下去後嘔吐了。

廚師緊張地解釋,“馬佩裡總裁,這一份黃金魚子醬是新開的,麪包也是新烤出來的,食物絕對乾淨衛生,廚房裝有監控攝像頭......”

“馬佩裡,應該不是食物不衛生。”夏星橋走過來,“我剛纔應該是妊娠反應所致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馬佩裡神情十分震驚。

“我說,我有小北鼻了。”夏星橋在他麵前坐下,“懷孕可能會改變個人的飲食喜好,以前喜歡的食物,現在變得難以下嚥。”

弄清了她吐的原因,馬佩裡對廚師說了聲“抱歉”,隨即屏退廚師和經理。

“孩子的父親是誰?厲氏財團總裁?SXM總裁?還是渟淵苑的殘疾男人?”馬佩裡問。

“看來你還挺關注我在龍國的緋聞。”夏星橋淡笑了笑。

“當然,你是我Harry頂奢的寶貝設計師。”

馬佩裡在默默關注著,但之前,他冇有向女主角的她八卦。

夏星橋說,“孩子的父親是厲總裁,也是渟淵苑那個男人。”

馬佩裡誤會了她的話,吃驚地瞪大眼睛,“你懷的雙胞胎?你跟兩個男人......不過我可以理解,很多天才通過極端的男女之事,得到非凡的創作靈感。”

夏星橋,“???”

什麼玩意兒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