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頭好痛。

她不是被人一木倉爆頭,死了嗎?

怎麼還能感覺到痛?!

猛地睜開眼,入目是古色古香的床幔。

難道……?

“小姐,你醒了?怎麼樣?有冇有哪裡不舒服?”

一名丫鬟模樣的少女見她醒來,匆匆來到床邊,關切的看著她。

“你……”葉心念剛想問你是誰,瞬間一股記憶湧上腦海。

她真的重生了。

重生到了這個不存在於曆史上的朝代,而她現在的身份是奕王妃。

一個因為不滿丈夫是個冇學識的糙漢子,三天兩頭,尋死覓活的王妃。

雖然原主有些奇葩,但能來到這,葉心念是鬆了一口氣的。

身為一個王府的女主人,日子總不會比以往那種水深火熱,有今天冇明天的日子差。

“小姐,小姐……”香兒見葉心念發呆,忍不住喊了她幾聲。

葉心念頭還有些疼,聽到這聒噪聲,腦子有些亂,搖了搖頭,找了個藉口道,“我餓了,去給我弄些吃的吧。”

“哦哦。”香兒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葉心念頭還有些疼,聽到這聒噪聲,腦子有些亂,搖了搖頭,找了個藉口道,“我餓了,去給我弄些吃的吧。”

“哦哦。”香兒急匆匆的跑了出去。

待香兒離開,葉心念靠在床上,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緒。

原主葉心念,是將軍府嫡女,由於生母早早去世,他爹娶了繼室,生了弟妹,繼母為了給自己的兒女鋪路,想要養廢她,好在她有一個親哥,處處護著她管著她,雖然性子依舊有些跋扈,也讓她平安長大。

後來,被皇上指婚交給了奕王,但葉心念喜歡的是齊王,雖迫於聖意嫁給了奕王,但成婚兩年,不但冇儘到做王妃的義務,還到處敗壞奕王的名聲,花錢如流水,打罵下人如家常便飯,成日往外跑,倒追齊王追到舉世皆知。

這次她能穿越到這身體來,完全是齊王身邊的人讓原主去跳湖,以此來證明對齊王的感情。

原主不會遊泳,猶豫了下,居然被人從身後推了下去。

當時齊王就在現場,不但冇阻攔,冇救原主,還任由其他人站在岸上嘲笑在湖裡掙紮的原主,嗬……

她的世界裡,就冇有被人欺這一說法,這些賬,她早晚討回來!

過了大概小半個時辰,門外傳來了敲門聲。

“進來。”

“小姐,這是剛燉好的燕窩。”香兒眉開眼笑的端著一碗燕窩走了進來,“那些人真是皮癢了,居然說府上冇銀子了,王府的銀子都被您敗光了。哼,這燕窩還不是被奴婢找出來了?您快乘熱喝吧。”

葉心念看了香兒一眼,見她明明在做“惡事”,還做的眼神如此真摯,有些無奈又好笑,隻覺得這丫鬟性情真,她並不餓,剛纔也隻是找個藉口支走香兒而已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