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葉心念慕奕堂 >   第1026章

-動手殺魚這種事,他已有很多年不曾乾過。

如今,再次拿起刀,感覺倒有些新鮮。

一刀下去,拍碎的是魚的腦袋,這點兒力氣,倒還有。

步離冷靜了下來,從屋裡走出來的時候,就見慕棄動作利索的在處理魚。

他認真時的模樣和平時不正經時,有著不一樣的驚豔。

步離看著看著,竟再次看呆了去。

其實,她明白的,明白這麼一個優秀的男人不會喜歡上她。

但是,她要的不多,隻要能陪在他的身邊就好。

慕棄察覺到了身後的視線。

他回眸一笑,還炫耀似的朝步離晃了晃手裡已經處理的差不多的魚。

步離收回了自己的胡思亂想,朝慕棄走了過去。

“夫君,需要幫忙嗎?”

慕棄搖了搖頭,眼帶寵溺的道,“去把火升起來,為夫給你做魚吃。讓你也嚐嚐為夫的手藝。”

就算是假的,她也還是沉溺在了這份溫柔中。

步離很是聽話的去燒了火。

當晚的晚飯確實就是由慕棄來掌廚的,味道算不上好,但不得不承認比步離的要好上了許多。

兩人吃過了晚飯,洗漱過後,天色已經暗了下來。

慕棄抱起步離,就到了床上。

一番*後,步離緊緊的抱住了慕棄。

“夫君,你會一輩子都對我好嗎?”

慕棄摸了摸步離有些乾燥的黑,隻是在她的額頭上吻了下,並未回答。

步離沉默了下來。

過了好一會兒,她再次開了口。

“夫君,你想離開這裡嗎?”

“彆想那麼多,睡吧。”慕棄說著,再次壓到了步離的身上,語調邪魅的道,“娘子還有力氣思考這麼多,莫非是為夫還不夠賣力?”

“夫君……”

步離隻來得及叫這一聲,剩下的話就全都被慕棄吞了下去。

步離累到睡著後,慕棄卻還是很清醒。

他望著躺在身側的女人,望了許久,慢慢的伸出手,放在了她最脆弱的脖子上。

可隻是在那裡停留了片刻,他就將手收了回去。

步離是真的在問慕棄是否要離開。

她是不知道離開的辦法。

但是,她可以找。

即便,她明知道,他從這裡離開之後,很有可能不會再要她。

第二天,步離很早就醒了過來。

她醒來的時候,慕棄還躺在她的身邊。

她望著身側的男人,伸出了手,想摸摸他的臉。

可卻在距離他的臉還有半寸的地方,停了下來。

“夫君,我真的很不想你離開,但是我知道,你就算留下來,就算對我好,也不會真的開心。所以,我想找辦法,讓你離開。我也想和你一起離開。出去了這裡之後,你可以不嫌棄我嗎?”

躺在她身側的人,一點兒反應都冇有。

步離收回了視線。

下了床,穿上了衣物,洗漱了一番,開始準備一天的早飯。

做好早飯,將慕棄叫了起來。

等慕棄開始吃早飯的時候,她就去了另一間屋子,開始將她爹孃留下來的書,全都翻了出來,看看是否能找到出去的辦法。

南慕國,青城。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