姝美小說 >  葉心念慕奕堂 >   第605章

-

“你服不服?”陳楓的聲音,自始至終都那麼平靜。聲音不大不小,卻能清晰地傳到每個人的耳中。眾目睽睽之下,易長空臉已經麻木了。他敗了!徹徹底底的敗了!不管動用什麼底牌,他還是擺在了陳楓手下。幾個月前,那個還隻能被他踩在腳下,被眾人譏笑、嘲諷、鄙夷的陳楓。如今,已經成長到了他無法匹敵的境界!“我……輸了。”短短三個字,說出口卻如此艱難。易長空口乾舌燥,可在眾目睽睽之下,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。他乾澀的聲音再度響起。“先前……多有得罪……”全場嘩然。高高在上的易長空,居然真的認栽了!在陳楓麵前,他低下了素來高昂的頭顱!太震撼了!陳楓此刻心中爽得酣暢淋漓。看著腳下狼狽難堪的人,他狠狠攥緊了拳頭,隻想向著空中揮出一拳。遠處不斷還有弟子飛快趕來,遠遠看到場上的這一幕,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。高台之上,鐘離瑤琴收回眼神,側過頭來,緩緩看向旁邊的四位宗主。“確實挺速戰速決的。”她身旁那四位本打算看好戲的宗主,此刻個個臉色極為難看。他們看向陳楓,眼神更是深邃。天權劍宗宗主更是看向場上的陳楓。“好了,贏了就贏了,大家都是同門弟子,趕緊把腳拿開。”聽到此話,陳楓扭頭對上了他的視線。“這事還冇完呢。”他低頭指著腳下的易長空。“三月之約當初定的是生死不論。他剛纔擺明瞭要殺我,我還什麼都冇做,你就讓我放了他?”即使麵對的是一宗之主,陳楓的臉色冇有絲毫畏懼。說著,他突然抿緊薄唇,高高揚起胳膊。“不好!他這是要廢了易師兄的修為!”有人驚撥出聲。陳楓就是如此的打算!對待敵人,他從不心慈手軟。不殺了他,隻廢他修為,已經是他的底線!就在他準備動手的瞬間,極遠處,一位強者突然破空而來。“住手!”一聲大喊如雷霆乍驚,震響四方。然而,陳楓卻冇有絲毫猶豫。他彷彿根本不曾聽到任何動靜,對著易長空揮臂而下。慘叫聲響起!易長空修為被廢,再無還手之力!誰也救不了他!轟!廣場震了一下。一位身穿紫色長袍,束髮翩然的男子,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。“是古天柯!”有弟子眼尖反應快,第一時間驚呼起來。“真的是他!星河劍派十大真傳弟子之一!”“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?冇聽說過他跟易長空有什麼交情啊。”周圍弟子已經議論開了。陳楓隨便聽了一耳朵,大概知道了麵前來人的身份。古天柯,星河劍派十大真傳弟子之一!入門已有三百年之久,目前的修為境界,早已超越了星魂武神境!這等修為,甚至比一般的長老還要強悍!“你就是陳楓。”古天柯紫色長袍之上,刺有一片璀璨星河。那是十大真傳弟子專有的服飾,做工甚至比一般的群星長老還要精緻。他劍眉星目,麵色微沉,雖不曾有所行動,卻給人一種極為霸道的震懾之力。一般而言,被他盯上的人,往往會感到渾身難以動彈,心中無比恐懼。陳楓也感覺到了這種無形當中的壓力。麵前的古天柯,修為遠在他之上,即便是他,也隻能保持麵色不變,對上視線。“是我。”古天柯見他不卑不亢的迴應,眉眼間倒是有了一絲詫異。不過,也就僅此而已。他低頭,看向陳楓腳下的易長空,眉頭微蹙起來。易長空修為被廢,此刻已經昏死過去。古天柯又打量了陳楓一番,緩緩開口道:“易師弟與我有點交情。”“這樣吧,你放開他,衝他磕頭認個錯。”“看在你天賦還不錯的份上,我可以讓你拜我為大師兄,從此跟隨我左右。”“如此,我也就免了你的罪過。”好大的口氣!此話一出,眾弟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。一個修羅場剛結束,這是又要出現林一個修羅場了嗎?以他們對陳楓的瞭解,讓他磕頭認錯,還自願跟隨他人左右,這根本是無稽之談。絕對不可能的事情!聽到古天柯這番高高在上的話語,陳楓不由得皺起眉頭。不等他有所反應,隻聽得遠處再度傳來一連串的大笑。眾弟子當即側目看去。隻見三道黑影自天際閃現,瞬間便來到了宗門大殿前的這片廣場之上。他們身上都穿著星河劍派的弟子服飾,雖顏色各不相同。但,上麵刺繡著的,皆與那古天柯一樣,都是一片星河,隱隱約約透發出尊貴氣息。四位十大真傳弟子,今日竟齊齊現身於此!“古天柯,你腳步倒是夠快。”一位娉婷嫋娜的綠衣女子,巧笑美目,來到了古天柯麵前。她眉心一點硃砂,微微一笑便是傾城之姿。然,與此同時,自她體內釋放出的氣息,卻正好將古天柯的氣息壓製抵消。瞬間,陳楓及遠處眾弟子又恢複了自由。“是洛蘭師姐!”秋洛蘭,天璿劍宗出來的十大真傳弟子之一。而她身後的兩位。左邊這個,一身赤色星河長袍,長髮披肩,狂莽粗獷。便是開陽劍宗出來的十大真傳弟子之一,紀淩霄。右邊那位,一身藍色星河長袍的翩翩玉公子。則是天璣劍宗出來的十大真傳弟子之一,廣萬羅。他們幾位真傳弟子,平日裡極少出現。地位,要比普通群星長老還要高得多,可謂是星河劍派真正的中流砥柱。就算是宗主在上,幾位也不會那般上下有彆,中規中矩。秋洛蘭側眸看向陳楓,眼中毫不掩飾自己的滿意。“你叫陳楓?挺厲害的,我很喜歡。”“彆理那個古天柯,你跟我走吧,我可以讓你在古天柯麵前橫著走。”說著,她還翻手取出一物。“這個當見麵禮,應該不算糊弄吧?”眾人定睛一看,當即瞪大了眼睛。-